2018.03.19
孔毅老師
善用恩賜  迎向人生彎道的挑戰

孔毅老師。魏麒原攝


 旅居美國、以職場宣教為己任的孔毅(Roger I. Kung)老師,於去年10月在靈糧國度領袖學院職場轉化學院舉辦的職場宣教講座,以自己在半導體產業的經歷,鼓勵與會弟兄姊妹,面對10倍速變化的時代,必須跟神在一起,聆聽內心的聲音,找出熱情所在,勇敢地在人生彎道挑戰自我,進入命定。
 科技業出身的孔毅老師,替Motorola開發全球第一款64K DRAM,之後跳槽Intel團隊成功推出i-RAM,歷任工程師、經理人、總經理職位,也曾創業開公司,在職場打拚40年,目前投入職場宣教事工,開辦國際扭轉力學院,在上海、台灣、北京、波士頓、休士頓及三藩市等6個地區服事。
 人生在世,很多時候是隨波逐流,追隨世俗價值的第一。孔老師謙卑地認為他不是公司重點栽培的人才,沒有博士學位,也不是讀最頂尖學校,但他鼓勵弟兄姊妹不要被外在條件限制住,要經營和神的親密關係,認識自己的特質?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找出熱情所在。他相信自己內心的熱情,所以他只做最新、最難、最具挑戰性的設計研發工作,因為做設計就是要開發出最好的東西。
 「決勝在人生的彎道!」孔老師說,職場的高度競爭,如同參加賽車一樣,所有選手在直路均是大腳踩油門狂飆,是難以被超越的,等到進入彎道,越是困難的彎道,有技巧、競爭力的高手,越能脫穎而出,拿下勝利;因此身處大起大落的職場,重要的是「贏在彎道」、「贏在拐點」。
開發Intel新晶片  破釜沉舟、突破困境
 孔老師以他從Motorola跳槽到Intel半導體經歷說明,因著在Motorola成功開發全球第一顆64K DRAM的成就,他被挖角到半導體龍頭Intel,領導開發一個智慧型DRAM的i-RAM團隊。但進到Intel公司挑戰才開始,不僅是因為Intel文化崇尚內部競爭,三分之一新進員工在一年內會因工作壓力離職;而且他是空降主管,遭心高氣傲的團隊成員敵視孤立,加上新加入團隊的8位成員,是被其他設計團隊捨棄的烏合之眾,最慘的是進度比預訂完成的日期落後3個月。
 「在如此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諸多條件下,這樣的研發團隊是被人看衰的。」孔老師說。不僅團隊軍心瓦解,連他也生病、失眠。就在這樣的關鍵時刻,他向神禱告,神也沒有清楚告訴他怎麼做。
 「為何你不相信自己?」孔老師說,當他猶豫不決,下不了決心時,心裡有個聲音說,難道未來30年遇到類似狀況,你都要逃走麼?於是他決定續留Intel。當他決定留下來時,事情就開始轉圜,首先一位團隊員工提出運用電腦的新晶片設計流程,一旦成功,可比傳統設計測試流程少3個月,在退無可退處境下,他破釜沉舟獨排眾議採納新方法。
一對一溝通是知兵識兵
 「一對一溝通,是知兵識兵,不是變成另一個督促工作的方式。」孔老師說,接著他藉由一對一溝通,改善團隊的默契及向心力,同時按才分工授權,讓員工作最擅長的事。在跟工程師、製圖員,每週一或兩小時的一對一溝通,不談工作、隱私,只聆聽員工的意見,並盡量幫他們解決問題。定期一對一的溝通,讓他改善跟團隊關係,且掌握每個人個性、設計能力的優缺點。除了一對一外,每兩週召開團隊的設計會議,確認每個人的分工任務及進度。
 在團隊發揮整體合作的戰力,只花10個月晶片設計就完成了,並接受公司內部設計審查會議的嚴苛考驗,許多團隊都抱著來看好戲的心態,結果晶片第一次測試就過關,把其他團隊看傻眼了,「怎麼可能?」於是又另找3位經驗豐富的測試員,測試也是得到同樣的結果。靠著i-RAM成功研發,他的研發團隊大翻身,被其他團隊尊稱為「Intel Hero」,甚至Intel全公司改採他們的新方法做晶片設計。
 對於這樣扭轉劣勢的案例,孔老師認為贏在拐點的關鍵時刻就是所謂的「定義時刻」,如同二戰盟軍於1944年6月6日諾曼地登陸的D-day,盟軍雖死傷慘重,但因著順利開闢第二戰場,得以讓德國隔年就投降了。而他決定續留Intel打拚,也在於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找出熱情,即使要付上很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當你進入彎道拐點時,你抱持的態度將決定未來。」孔老師指出,他身為一個專案經理,就必須大膽作出決定,採用嶄新晶片測試流程,才有機會開創新局面。因此一個領導者必須反趨勢成長,擺脫知識的限制,發揮創意及想像力,勇於變革,保持高度彈性及應變能力,才有機會帶領團隊,在進入彎道拐點時,脫穎而出。


閱讀 1181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