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8
記者莫嵐
醫學界「華生」破奇案 高舉神是創造主

陳漢坤博士。香港國度復興報提供


 「微生物科屬於一個特別的範疇,每一日都有新挑戰出現,如同查案去找出真兇一樣,我覺得太有趣了。」擁有醫學界「華生」之稱的瑪麗醫院科學主任主管(微生物學部門)陳漢坤博士這樣形容自己工作。作為一個基督徒科學家,他手做的雖不是與傳道直接相關,卻在自己的領域裡默默委身,為神而做,挽救生命。
■失敗只是過程
 「神很有趣,祂選擇讓我走進微生物這個學科。我是一個沒有信心的人,很多時候遇到困難我會選擇停下,或者放棄。但奇怪的是,我的工作,其實失敗是很常見的結果。」陳漢坤形容,他每一日的實驗,可能要做100次才會有1次的成功,似乎是常常處於失敗的狀態。但神卻很奇妙,當他越沒有信心,祂越是將他放在那個需要突破的位置,讓他了解什麼是失敗。
 「以前我覺得失敗是神在玩弄我,為何別人做到我做不到,很氣餒。現在我有了新的想法,在經歷了這麼多的難關之後,如果我沒有從事這份工作,我未必能走到今天。失敗是一個過程,學習的過程就是要在失敗中成長。」陳漢坤慢慢學會了這種想法,就轉換心態,其實每一次的失敗都是一個經驗,幫助自己去做得更好,並且向成功更近一步。
■出新招破奇案
 2015年7月,瑪麗醫院爆發毛黴菌,導致6名病人受感染,其中2人死亡。由於病人分散在不同部門及病房,彼此應無接觸。當時首先是團隊領袖袁國勇教授發現有些不妥之處,突然之間同時有很多人有相同病症,覺得很奇怪,於是決定立案尋找播毒源頭,查明真相。他找來了陳漢坤等幾位科學主任做一些技巧性的檢測。毛黴菌對於移植病人,那些免疫系統受到抑壓的人會有很大影響。碰巧瑪麗醫院是香港最大的移植中心之一,所以毛黴菌的出現使病人受感染的機率非常高。
 「要找到毛黴菌的來源,就需要檢驗衣服,床單,尋找相同的樣本。如何斷定是同樣的毛黴菌,就需要我們的技巧了。」當時情況是很緊急的,陳漢坤在放假期間半夜被急召回醫院開會。為了核實其他醫院是否有相同的問題,當時整個醫管局轄下醫院的衣服,被單全都送過來給他們化驗及檢測。
 面對成千上萬的標本,陳漢坤需要通宵去做這些標本的檢測。為了應付這些大量的檢驗,用以前的常規方法就太複雜了,於是就使用了陳漢坤正在研究的新儀器和技術去做。本來需要3-4週才能完成的檢測,在1-2天就完成所有標本,大大提升速度,並且確定源頭是深灣洗衣房,經採取環境樣本檢測證實,洗衣房需即時關閉,破案神速。
■團隊合作無間
 「神為我配搭了一個很好的團隊,成員基本上都是基督徒。他們大多數是醫生,醫治病人是他們的專業,但要做化驗或者技巧上的工作,就由我親自操作,我們形成了很好的配搭。」當中有趣的是,其他醫院也有微生物學部門學科主任這個職位,但他們通常都是在實驗室做管理工作,並不會像陳漢坤做查案形式的事情,去到現場,像偵探一樣尋找蛛絲馬跡。
 陳漢坤很感恩,他的團隊和領袖帶領他們去尋找源頭,只是為著幫助別人,因為原本只需要報告醫管局就可以了。「碰巧我也很喜歡做這樣的工作,不會因為工作量突增就埋怨。我覺得都是經歷,沒試過就不知道自己行不行,臨場的壓力令我想到如何用自己學到的東西幫助社會解決問題。」
■科學家高舉造物主
 很多人的印象中,讀科學的人通常會覺得與神有衝突,但陳漢坤以一個科學家的身分去肯定神的創造奇妙。「很有趣,我在讀博士時,就有學習微生物的進化這一科。微生物在遠古時候已經出現,其中一個內容是計算微生物的進化速度,所以我知道一隻微生物大概要用多少年的時間,才會進化到某一個層次。如果要說這麼多物種沒有一個造物主去創造,而是由一個偶然性的機率進化出這麼多種的生物,是解釋不通,真要計算,也不是人類歷史可以計算到的。」
 陳漢坤又分享,用科學的理論去想,也是這樣的結論更合理,但更深一層的意義是愛,神的愛,人的愛是很難用科學去解釋的,那種看不見的感動,就已經超過了科學可以解釋的範圍了。

(本文蒙允轉載自香港國度復興報)


閱讀 22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