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9
青年專刊責任編輯:Asia for JESUS新聞編輯團隊
美滿家庭系列(二)成為弓箭手 向世界射箭

圖片來源: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如同前一期「美滿家庭系列(一)」的文章所說,父母的角色,其實是在好好邁向自己旅程的同時,牽著孩子的手引導他們。在這段旅程裡,父母是影響孩子生命的重要因素。在孩子充滿好奇的學習階段,父母注入極大的影響力形塑孩子的價值觀、信念、行為,讓孩子知道充滿愛的家庭是什麼模樣,以致能孕育出與神相遇、祝福這世界的下一代。
是父母向世界射箭
 詩篇一二七篇4-5節談到,孩童就像勇士手中的箭。箭是一種在遠處就能射向敵方的武器,可以大幅降低短兵相接的情況。若是能適當地運用這項武器,肯定會全面改變戰況。今天,你可以輕鬆購入這些自動化大量生產的箭,現代的父母在教養時,也運用這些觀念,他們送孩子學習各類課程,帶他們到教會,以為這樣就能射中標的。
 不過事情不是這樣運作的。在詩篇的時代,箭並非大量生產,它是手工製品,一支箭包含了:箭頭、箭身、箭羽以及箭尾等部分,從挑選樹枝開始,到將樹枝削成一枝枝箭身,乃至磨塑箭頭,因為沒有樹枝是完全相同,也沒有箭頭是長得一模一樣,所以每隻箭都有自己獨特的個性。最好的弓箭手知曉如何形塑每支箭,而且熟悉箭種,知道每種箭能在何種狀況下使用。
 父母就好比弓箭手,需要非常了解孩子。「學校」可以幫你在箭上加裝羽毛,「教會」可以幫你磨尖箭頭,但是最終是父母將他們射向世界;父母才是負責模塑、建造兒女、帶著兒女一起經歷神的人,不能將自己的責任委託給任何一個機構。
 賽斯‧達爾(Seth Dahl)牧師在超自然家庭親子特會中曾分享一個小故事,一位父親載著女兒到了加油站,巧遇一位膝蓋即將需要手術的朋友,車子剛離開加油站,女兒突然有感動要為那位朋友禱告,於是父親二話不說帶著女兒折返,在簡單為那位朋友禱告後,他們就離去了。幾天過後,父親上班時收到一張來自那位朋友留的字條,上面留言說道,從來沒有人這樣為他禱告,小女孩的舉動讓他十分感動,而當他回到醫院複檢時,醫生更宣布他的膝蓋已經不用開刀了!「父母要拿出弓,隨時預備好將兒女(箭)射出去,這將改變整個戰場走向。」
 現代雖然許多家庭都是雙薪家庭,父母對孩子還是有極大的影響力,從創造住家環境,到選擇替代照顧者,明確訂立該遵守何種界線…因為孩子需要有目的地被塑造!孩子的人生往往受父母的選擇影響,現在,不妨就重新思考平常為孩子所做的選擇,包括連結關係和日常的話語,這些種種都會一點一滴地形塑他們的生命。
孩子如同勇士手中的箭,學校可以幫你在箭上加裝羽毛,教會可以幫你磨尖頂端,但是最終是父母將他們射向世界。
家庭文化=你的朋友+原生家庭+天國文化
 曾想過你的家是什麼樣的氛圍嗎?影響家庭文化的其中一個因素,跟父母的朋友有很大的關係。這些較常往來的朋友,他們的生活型態、文化和思想,往往會在無形中影響家庭文化。
 達爾牧師夫婦刻意地與能激發他們更好的朋友交往,他們邀請這些人來到家中,除了能將這些人的個人特質帶進來,還能讓孩子看到父母是刻意地花時間和這些人相處;他們相互尊重、以健康的態度溝通、彼此相愛,為彼此的成功歡慶,也能在通往夢想的路上協助彼此。而孩子在無形中,也能認出「美好友誼」的模樣,會因為父母的「身教」找到屬於自己的美好友誼。連加恩醫師就分享到,在家庭成立初期,因為接觸到的朋友大多是周巽光牧師、周巽正牧師、廖文華牧師和腓力牧師等人,所以家中的型態也就如同一個年輕牧者的生活型態。
 另一個形塑家庭文化的,就是夫妻的原生家庭。建立新家庭後,不論是原生家庭的優點或是缺點,夫妻雙方都會潛意識的將這些原生家庭文化帶進新家庭。不過,由於兩個原生家庭肯定都不太一樣,雙方在教養上在出現不同意見之後,最後融合成全新的家庭文化。

 

P10

圖片來源: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聽聽他們怎麼說
父母的原生家庭考驗新家庭的文化
連加恩醫師與太太高麗婷育有四個孩子,晏信中牧師與太太張家綺則有三個孩子,他們都在養兒育女的過程中,發現原來夫妻兩人各自的原生家庭,竟會如此直接地影響教育孩子的方法,有時候甚至會產生是「兩個家庭在教育孩子」的感覺…
高麗婷:我的原生家庭在生活層面比較有規律性,我自己就是非常有規劃的人,加上大學時期修了兒童心理學,所以一直認為一定可以塑造出聰明、成就好、又乖巧的孩子。
 我希望孩子很有規矩,作息規律之外,也能有健康的飲食。但是我發現這樣的文化並不是我努力就能成功,因為除了孩子的天性,另一半的價值觀也會有影響。所以最初我的想像,在我們家還沒辦法套用,因此現在還在塑造、幫助他們的過程。
張家綺:我和丈夫的原生家庭真的很不同,各自父母的教育背景和個性也不一樣。孩子出生後,在教育方面真的呈現出兩個家庭在教育孩子。例如,在我家,父母不太會打罵,都會很和平的處理,碰到問題也會含蓄的表達,不會直接點出來;我先生信中家是比較自律和嚴格,很要求表達能力和禮貌。所以談到教養,一方面考驗夫妻的溝通,一方面也考驗我們選擇用哪種方式帶孩子。
 除了原生家庭和周遭朋友,近十年來,天國文化的信息也逐漸開始影響到家庭層面,不論是面質、尊榮文化,甚至是從伯特利教會丹尼席克(Danny Silk)牧師根據聖經真理所著作的《一路愛到底》、《定意愛你的孩子》,或是塞斯‧達爾牧師的《親子雙贏的教養智慧》,都讓我們看見天國文化落實在家庭文化中的可能性。而晏信中牧師也總是這麼做,「遇到摩擦時,我們常常用天國文化的模式在調整我們自己,不只是我們兩個,還有我們的家庭,還有跟正在長大的小孩子,在互動上的調整等等。」
以上帝的眼光看孩子的夢想
連加恩:我七歲的老么最近在睡覺的時候告訴我,他想要當足球明星羅納度,而且他還特別指名,要在電視上踢足球。然後他問:「請問要怎麼做?」我就說,你要多吃飯,要長高,要睡飽一點,然後你要練習,我會幫你報名參加社團。
 我刻意告訴自己不要像傳統父母反應,傳統父母聽到這段對話應該會很擔心,因為足球明星很難當,念書還是最重要的,說不定打球到最後會吃不飽等等,我們腦子裡面很快就會用這種傳統的思維去對待這個人的話語。
 看了這麼多天國文化的信息,我覺得我的孩子現在的夢想和想望,是上帝給他的某種型態的夢想,有可能這個夢想跟未來上帝要他做的事情是有連貫的,只是可能並非他剛剛好看到的在電視上踢足球,他可能已經看到一絲絲自己未來,只是用他在電視上踢足球來描述而已。

文章轉載自:亞洲復興誌


閱讀 86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