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2
國度復興報╱編譯Opal/報導
虛擬實境色情片 教會與社會下一個最大的危機

圖,擷取自bossfight.co


 一位記者受邀以三星虛擬實境(VR)頭戴裝置,體驗逼真描繪性行為的色情影片。他說「試過VR色情片之後,大概沒有人能回到2D版去。實在太真實了。」
 《紐約時報》報導,「雖然VR色情片感覺像是科幻電影,即使不公開,它已經是相當可怕了。」一色情網站VR色情片的點閱數,自2016年夏初登場後已增加了275%。目前此網站平均點閱數約50萬次。
 準備接受色情業的新領域了嗎?然而,當麥道爾(Josh McDowell)在全新的「得勝系列」(Conquer Series)提問及回答時,他說:「教會準備好了嗎?答案是沒有,因為還沒有意識到。」
 許多傳道人通常對VR不熟悉,對三星或傲庫路思的VR頭戴式顯示器(Oculus Rift)及周邊數十億美元的行業(像是傲庫路思被臉書買去開發)還沒有警覺。
 2016年巴納研究集團(Barna Group)與麥道爾事工合作,展開一項關於網路色情普及與如何影響普世教會的重要研究。題目是「色情現象:色情片爆炸性成長及對你的教會、生活和事工有何影響。」此超過800頁的研究,調查了色情影片-尤其在美國基督徒中的普遍性。
 部份研究結果包括:
•近半數年輕人每週或更頻繁地努力蒐尋色情影片。
•25歲到30歲之間的年輕人,超過四分之一在青春期前就第一次看過色情片。
•研究中21%的青年傳道人,和14%的傳道人正在色情引誘中掙扎。
 然而,這個VR的獨特領域對文化的影響才剛開始。《市場觀察》作者布登(Jennifer Booton)寫下經驗之談:「設計得如此有力和身歷其境,人被欺騙到相信他們完全參與在一虛擬世界中。」
 一家VR色情片公司總裁在《日本時報》訪問中說,「如果有人有不正常或違法的性慾望,也許在真實人生中滿足那個慾望是困難或冒險的,但VR使其成為可能。」
 消費者的問題是,他們把腦海中無法控制的,那種想要得到的慾望交給色情業者。
 人腦中有鏡像神經元幫助學習,當看到別人繫鞋帶時就會跟著學習做,就是那些鏡像神經元在工作。
 《為親密而被造-色情片如何劫持男性頭腦》的作者,神經學家史特路得博士(William Struthers)說,「當人觀看色情片時,這些鏡像神經元就被影響,因他們看到,就會間接地體驗和從當中學習。」
 綜合上述,以及色情業者用高解析度、虛擬實境影片展現的違法性行為,將是你致命的藥方,也將對收視者帶來毀滅性的影響,並繼而影響更廣大社群。這些觀眾在虛擬實境所見的,在實際生活中或多或少會付諸行動。
●為色情影片製作和散播被抑制,人心得潔淨禱告。

(文取材自KingdomWorks)


閱讀 2782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