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9
國度復興報

除了期待在自己的教會出現的人或會友都是「高富帥健」之外(「高富帥健」-「靈性高、經濟富、長得帥、身體健」),教會應該還要期待有「不高不富不帥不美又不健」的各類人士也出現在教會,才是正常的。
希望、喜歡「高富帥健」是人之常情,但卻不是社會也不應該是教會裡的常態。


 除了期待在自己的教會出現的人或會友都是「高富帥健」之外(「高富帥健」-「靈性高、經濟富、長得帥、身體健」),教會應該還要期待有「不高不富不帥不美又不健」的各類人士也出現在教會,才是正常的。
 希望、喜歡「高富帥健」是人之常情,但卻不是社會也不應該是教會裡的常態。
 社會要能容得下各樣層面及經濟狀況的家庭或個人;即便是身心智能有所殘缺的人,也能獲得與正常人同樣機會的適當教育,乃至於合理的工作機會與薪資給付的保障,以維持其個人,甚至倚賴其生活的家庭的最低需要。
 教會不單應當協助在其教區內正常人士或此類「不高富帥健」人士,能達到獨立生活的目標,更要盡全力幫助他們「身心體」正常地在教會內生活,一起接受靈性成長的生命培育,同時也須協助他們發展生命的本能與潛能,提升他們在社會中的競爭力與活躍度。過去在台灣為此而奮鬥的社會人士或基督徒比比皆是,其中又以鄭豐喜及劉俠最令人激賞,而為此努力的教會及基督徒更應該不在少數。
 在現今的世代,整個世界都存有各樣不健全,甚至不健康的現象或觀念。教會理當有勇氣挺身而出,成為正義之聲,為弱勢者或族群發言。即使冒著被圍剿的風險,也應當仗義執言到底。倘若歷史中的上帝,從來未停止藉著歷世歷代的先知對公義的執著敞言,今天的教會就不應該熄了「耶和華與基甸的刀」。
 在某些極權國家及南亞、中東、非洲仍受著種種的限制與箝制,特別是在極端恐怖主義份子所佔領與控制地區內的基督徒及教會,他們在極端危險的威脅與迫害中,正努力保護著自己的會友及村中的百姓。在實在無能力對抗或無力自保的情況下,他們陪著逃難的會友及村民們,在奔逃的過程中仍持續的敬拜與牧養。他們在當地政府既無力提供保護,也不能支援他們逃難的生活所需,甚至聯合國的救難組織都無力給予足夠的支援下,正竭力而奮不顧身地與難民一起面對他們的苦難。我們台灣的教會或基督徒曾想過為他們做些甚麼?
 我們都讀過耶穌基督從曠野回到拿撒勒會堂的登台宣言:「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8-19)
 過去這些年,台灣基督徒已經學習在世界各地有重大災情出現時,勇於付出愛心及賑災服事。但是,在此時的中東、西非基督徒正受著死亡與苦難煎熬的時刻,除了遙寄祝福與代禱之外,在不涉入政治紛擾情況下,我們是否應該更以實際的行動或物資、金錢給予支援?

閱讀 217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