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5
國度復興報
【第876期社論】從我,到我們


Together Everyone Achieves More, TEAM.
 座落在英國倫敦市中心,離國王十字車站只要走十分鐘,就會到一間很有歷史的Lumen United Reformed church,是一間多年歷史的英國長老會。平時主日,只有十餘位年紀七旬的長輩仍然在聚會,非常典型的英國教會的光景。然而就在這間教會裡面,有一個全英國唯一的台灣弟兄姊妹為主的聚會,他們叫倫敦光鹽團契(Taiwanese-fellowship.blogspot.com)。每隔週五或週六晚上這群由留學生與一些職場青年聚會,有一位台灣長老教會派駐的牧者陪伴,在平常都有20幾位的,有時候還多達50位。而與教會連一起的隔壁棟建築物,是英國長老教會總會,就是當年差派第一位來台宣教士馬雅各(James Maxwell)的差會。150餘年之後,神的工作,畫了一個有趣的圓。
 在倫敦的另外一頭,一個北部的小城市Luton,住了一對在台灣服事超過40年的退休宣教士夫婦,人稱石哥安姊的石明理(Martin)與石安莉(Angela),若是想知道他們在台那些年的事蹟,可以看「老英之歌」(校園)這本傳記。他們自從回英國後,比起在台灣的時間更像是宣教的動員者與實踐者。安姊在Luton這個充滿國際移民的小城市火車站旁,一個850年歷史的聖瑪麗教堂配搭社區服務難民及移民,石哥則是與華僑佈道會,以及海外福音使團的僑民事工配搭,終於在兩週前促成了第一次為華人留學生舉辦的Catalyst學生宣教大會。
 這只是一個國際門戶城市福音機會與華人教會宣教契機的縮影。從英國大倫敦地區,到肯亞奈洛比的動員非洲教會對於華人的福音行動,泰國曼谷市區有幾十年歷史的普通話浸信會,紐西蘭北島的奧克蘭,土耳其伊斯坦堡,波斯灣的杜拜到紐約皇后區…,兩千年的教會歷史以來,沒有一個時刻是像這個時代,已經看得到大使命的終點線。沒有一個世紀,是人口流動如此的頻繁,不用到世界的盡頭去找尋迷失的羊,未得之民就已經在你我的門口。更重要的,是華人教會的特殊位份:自宗教改革以來,沒有一個宣教運動,像今日華人的教會,在尚未有跨文化宣教負擔以前,已經散佈在全球每一個角落。
 每一個陽光照得到的地方,都有著華人教會。在華人教會名錄(https://church.oursweb.net)上,就有13,299個教會,每一個門戶城市,都有著華人教會,不論是開放的有福音行動與宣教意識的,還是只是更像同鄉會的封閉型聚會,神都有特別的安排。在那些城市裡,也都有著當地人的教會,有著國際的教會,有學生福音事工,有國際移民移工,也許有難民,也有宣教機構的行動據點。每一個身為神的兒女,神的教會,在大使命的計畫與藍圖裡,能不能真正的看到該有的責任,不單是白佔地土?
 初代教會弟兄姊妹,在主基督告知使萬民作門徒的大使命之後,在五旬節從聖靈得著能力,教會從此誕生。接下來的世紀,不論是如保羅、巴拿巴主動的宣教行動,或是被逼迫而四散的基督徒,發現在當時的羅馬帝國每個角落,已經有猶太會堂的存在,而福音也因此而爆炸性的開展。對你我來說,這個時刻是否相似?


閱讀 628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