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2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一六:那道黃鼻涕


 作為牧師,我愛教會中每個小孩子。但面對小朋友,其實我是很恐慌的。
 當小孩子無理哭鬧時,我真的不知所措;尤其是我不拘個性的冷笑話,把他們惹哭時,天啊,那是個大災難。最難堪的,是他們的父母不諒解,給我個臉色,我恨不得要鑽個地洞,遁逃而去。
 從前,我還沒有養自己孩子時,口袋裡總是放著一些福音單張和糖果。前者是為大人預備的,後者是為他們家小孩做親善之用。
 「你要害他蛀牙啊!」一個媽媽這樣回應我給她家孩子糖果;我紅著臉,我知道我做錯了。
 有一次,在教授們聚會中,一個小朋友實在很皮,惹得很多小朋友不太高興,整場鬧哄哄的,我好心的上前說,「小朋友,不要這樣。」
 「不要Frustrate我女兒!」那個英文單字還沒落地,她媽媽就從後面,一個箭步,拉她出來,還瞪我一眼。我知道,我又做錯了,不應該剝奪當媽媽教導孩子的權利。從此,我對那個英文單字有個恐懼感,也相信,別人家的小子很難養;我要明哲保身。所以,一直以來,我對於小孩子是很虛偽、很抗拒的。
 有個晚崇拜,我提前到教會,坐在椅子上,安靜自己的心,預備講道。突然有個孩子,搖搖晃晃的往我走來,瞇著眼,朝我望望,就爬到我腿上,頭往我懷裡一塞,呼呼睡著了。我相信她一定是整天玩累了,需要一個胸懷投靠;我聽到她急促的呼吸,一條黃黃的鼻涕,就流到我的西裝肩上。我的天啊!待會我還要上台講道哩!我必須趕快處理這道鼻涕啊。但是在她喃喃自語中,我聽得出她輕輕叫了一聲「爸」。
 驀地,我對孩子的恐懼一掃而空,也不嫌惡她的髒兮兮,特別是她那道黃黃的鼻涕。我的眼淚竟然不聽使喚地,潸潸落下。
 同工們告訴過我,這孩子的父母離異,父親不負責任地跑了,她跟著母親生活,而母親為養家,兼了幾份工作,只得把她交給阿姨。這位愛主的阿姨,每逢聚會就帶著她來。她在教會裡,快樂地與其他小朋友玩在一起。今晚她累了,迷迷糊糊中,看到牧師就把她深埋心中的渴望說了出來─她想爸爸啊!
 那道黃黃的鼻涕,居然讓我多年來面對小孩子們受挫折的心,得了醫治;我也從對小孩子們的恐懼中,得了釋放。
 不只如此,有一個聲音從我心中霎時湧出:你的女兒將出嫁,一年後,她將懷個小女生,你要更疼愛妳的女兒和孫女,彌補你在女兒成長中多次的缺席。我知道,為何我女兒這些年來一直小姑獨處,因為我還沒有預備好啊!
 旋即,我多年擔心的「女兒婚事」竟然在她閃電結婚中,了卻了我心頭上的重擔。如今看著她身懷六甲,我們都已預備好迎接一個小生命。
 神對我的醫治與釋放是何等的奇妙,竟然是藉著一道黃黃的鼻涕啊!
 我知道,耶穌為何使用泥巴與唾液,醫治了那個瞎眼的男子。(約九6)


閱讀 39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