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6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二四:純真的道


 講道,不只是專業。
經過30多年的講道,我不覺得自己越來越老練,日復一日的講道事工,可以更駕輕就熟;反而,面對今日複雜的社會/教會,似乎總感覺自己要講的道,已被講光了,甚至我因此懷疑自己是否來到蠟炬成灰的境地了。
 我小時候的教會,只是一位國外宣教士家的客廳,排了幾張椅子,放個簡陋的講台,那是我們教會的全部。梅師母(Ruth Miller)講道的主題很簡單─「耶穌愛你,信耶穌得永生。」我們就深深地被感動,回應說:「主,我愛祢,我願意一生跟隨祢、服事祢」。到如今,這個愛,沒有改變過;服事的心願,沒有動搖過。簡單的呼召、誠摯地回應,那是「純真年代」(Age of Innocence)啊!
 映照現今,身為牧師,我需要懂醫治與釋放、屬靈爭戰、家庭與婚姻、職場倫理、校園事工、原文解經,還要如馬丁•路德或一些屬靈巨擘說的:右手拿聖經,左手拿報紙…。我的天啊,不只要精通十八般武藝呢,更不用說,要懂得Show business、熟稔Entertainment skill…。牧師,超人耶!而人們的需要,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口味也越來越重,常令我覺得,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講道了。
 我好懷念小時候單純的教會啊!昨夜居然夢到一位屬靈前輩,走到我面前,指著我的鼻子說,你亂解經啊。我給嚇醒。我有深深的愧疚感,這陣子不單單感到疲憊,我徬徨、我失落在十字路口。我猜想,這應該是我走下講台的時候了;人生,見好就收,免得歹戲拖棚、自取其辱哩。我有想哭的衝動,我真想大聲吶喊:我講的道,還有人在聽嗎?
 那一天,在講台上,我覺得很枯乾,整篇道缺乏膏抹、欲振乏力,台下也紋風不動,我知道,這是一篇爛講道。我沮喪到想要結束自己的講道生涯了。
 會後,正當我垂頭喪氣,要離開會堂時,有個姊妹緩緩迎向我來。我知道最近她遭逢不如意,處在屬靈低潮之際。
 「牧師,」她說,「神藉著您今天的道,回應了我的禱告。」她的眼內充滿信心的淚水,沒有哀傷喪志,反倒帶著一絲難以形容的喜悅。
 驀地,我的眼眶也跟著充滿了濕潤。我已分不清這淚到底是為了她困厄已解而流,還是為了我自己難處暫除而淌,但我相信,這是神的憐憫─憐憫她,也憐憫我;我們的主,是憐憫祂兒女的神啊!
 事實上,那天我沒有講什麼高言大智的話語。我只是重複了梅師母曾經對我們講過的道─「耶穌愛你,信耶穌得永生。」這只是個被人們複誦過多少次,歷世歷代偉大的傳道人講過多少回的主題罷了。這樣簡單的道,竟然拯救了我的姊妹會友,也把我從生命的低谷,拉拔起來。誰說講道一定要高深莫測、堆砌華麗的詞藻、探入艱澀的專業呢。
 再一次,我抬起頭來,仰望天際。我確信,雲端的那一頭,我們的主正以祂的愛,撫慰著我們曾受創的心。


閱讀 81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