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8
記者魏麒原
關顧癌末病患 避免失志活出意義

馬偕醫院精神科主任方俊凱。 魏麒原攝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傳三1-2)馬偕醫院精神科主任方俊凱,於去年10月在南京東路禮拜堂,以「面對無意義」為題主講,他說,當人面對生重病的極大困難時,總希望別人拉一把,結果求了半天,不是沒有得到幫助,就是覺得別人的幫助一點用處也沒有,失去活下去的意義。如何幫這些人找回人生的意義,醫師及身旁的親友責無旁貸。
 方醫師本身是精神科醫師,長期關顧自殺防治中心、安寧病房病患的心理需要,讓他有機會接觸許多癌末病患,他發現癌末病患常因身體病痛出現絕望感,覺得活著無意義,萌生自殺念頭。2001年澳洲醫學界對此症狀,稱為「失志症候群」(Demoralization Syndrome)其徵兆為重病的患者,對於自己的生存出現無意義感,失去生活意義與目標,症狀持續2週以上未改善。
台灣癌末病患有高比例的失志症候群
 「癌末病患的心理關顧需求是很大的!」方醫師表示,以他的研究顯示,癌末病患隨著治療不順利,得到憂鬱症,而且有極高比例罹患失志症候群,甚至失去求生意志而尋短,且相較於一般人的自殺比例,台灣癌末病患自殺比例居高不下,甚至比歐美先進國家的癌末病患自殺比例高數倍之多。探索癌末病患自殺比例高的原因,不是台灣醫療照顧品質比其他先進國家差,事實上在《經濟學人》針對全球80個國家的醫療品質調查中,台灣排名第6名,比美國、日本等國家醫療照顧品質好,算是優質的。為何癌未病患仍有如此高的自殺比例呢?可能跟癌末病患心理及精神關懷不足有關。譬如醫生若接受過心理諮商訓練,用更體貼病患心意的方式詳實告知病情,病患罹患憂鬱症機率就會降低許多。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呢?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方醫師說,人的一生中不斷尋尋覓覓,財富、名位、權力,永遠沒有滿足的一天,只不過禍福難料,一場金融海嘯、股市崩盤、颱風、地震災難,一夕之間人生全變了調。以他信仰的角度,人生禍福全掌握在上帝的手中,「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傳一2)或許只是所羅門王的哀嘆,但一般人卻難以適應「虛空」的無意義感,進而失去活下去的勇氣。

 

P13 1

聆聽講座的弟兄姊妹。魏麒原攝


理解很容易 面對很困難
 「理解很容易,面對很困難。」方醫師說,即便擁有豐富醫學知識的醫師,一旦遇上重症的打擊,也難以突破心理障礙。他曾關顧一位癌末病患,本身也是醫師,而其最大困難點,在於鼓不起勇氣,把他不久人世的消息告訴鄉下的父母,甚至打算由自己的姊姊,以他「工作很忙,沒辦法回家!」為理由隱瞞實情,但方醫師開導對方,應誠實面對自己的景況,不應讓自己姊姊餘生都活在欺騙父母罪惡感當中。最後患者接受建議,把鄉下父母請到醫院相見,過程很悲傷痛苦,還好親子把握最後幾次見面的機會,沒有遺憾,因為患者不久就過世了。
 二戰期間有位維也納的猶太醫師維克多‧法蘭可(Viktor E. Frankl),他跟全家人被納粹送進集中營,分隔兩地,他飽受折磨仍幸運存活,但妻小慘遭毒手。靠著堅定的信仰,法蘭可醫師克服苦難帶來的心理創傷,把靈魂提升到另一個高度,他在創作的《意義的追尋》一書指出,人生可從三種可能性找到生命的意義:一、做一件有意義的事。二、創造東西或經歷,寫書、寫詩、寫小說或經歷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三、運用人類改變命運的能力,把無法改變的苦難及挫折,轉變成為個人成就的動機。
 根據2017年統計,自殺人數是排名全台死亡原因第11名,台灣每年那麼多人自殺,自殺者遺族相對地也很多。方醫師說,遺族常因親朋好友自殺,造成心理難以抹滅的「創傷性失落」,一輩子走不出親友自殺的陰影,甚至自殺。為幫助遺族走出困境,他所屬的機構曾包場邀請遺族欣賞一部國片《心靈時鐘》,劇情是描述一家人在父親自殺後,如何走出傷痛。出人意表的是一位遺族看了電影,另包了一場給避談家人自殺的全家族欣賞,電影看完了,心理也得到釋放,回家繼續過生活,這正是看這場電影所帶來的意義。
 「人生大部分的事情看起來都是無意義的,但是在無意義的黑夜中,意義的星星卻會默默的閃爍。」方醫師引用一位美國印地安作家創作的〈哀悼之鴿〉(Mouring Dove),他解讀這首詩指出,地球上每件事有一個目的,雖然大部分都不知道它是什麼;每一種疾病有一種草藥治療它,雖然絕大部分都治不好;每個人有一個使命,雖然到死也不一定會完成。這是印地安人的存在理論。他的體會是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很沒有意義,但我們仍要從無意義中找出意義來,繼續過日子,也許這就是我們人生的真相。

◎自殺解決不了問題,請珍惜生命,可撥打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向外求助,避免徒留親朋好友無比悲痛。


閱讀 34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