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6
國度復興報╱編譯Asenath/報導
像初代教會 逼迫讓阿爾及利亞信徒在家或戶外崇拜

圖╱Facebook EPA

 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的基督徒在靜候政府回應他們重啟被查封之敬拜場所的同時,就在家裡和戶外的大廣場繼續聚集、抗議。
 查拉(Salah Chalah)是阿爾及利亞的基督教領袖之一,暨位於提茲烏祖市(Tizi-Ouzou)的全國最大基督教會的牧師。2019年,阿國政府封閉13個社區的教會,包括提茲烏祖市的這間教堂。
 查拉且是阿爾及利亞新教教會組織(Eglise Protestante d’Algérie,Protestant Church of Algeria, EPA)的總幹事,該組織數十年來讓教會團結在一起,它也是世界福音教派聯盟的成員。
 在回覆基督教媒體「福音焦點」(Evangelical Focus)的提問時,查拉提及當地的實況及阿爾及利亞基督徒對未來的盼望。
 問:我們常聽說阿爾及利亞的基督徒強調全然投入社會。你如何為自己的國家禱告?
 答:的確,我們愛我們的國家,且常常為各地區的繁榮禱告。我們的國家就像世上所有的國家一樣,正面臨因新冠肺炎疫情延滯引發的社會經濟危機。
 基督徒知道他們對國家的責任,正如聖經上主的話說:「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代下七14)因此,禁食禱告祈求經濟復甦、社會安和。
 問:對阿爾及利亞的基督徒而言,2020年是怎樣的年?
 答:從2019年10月至今,阿爾及利亞的基督徒覺得憲法保障他們可以當眾自由敬拜神的權力被剝奪了。對我們信徒而言,2020年是非常艱難的一年,我們被剝奪敬拜場所──直到今天。
 我們已經寫了三封訴怨的信件給總統,但迄無回應。對我們來說,困難的是在每週的禱告會、聖經研究,尤其是在共同敬拜的週六聚會中,都沒有弟兄般親切的交流。
 讓我們感到鼓舞的是,儘管有這種情況,基督徒仍舊組成一小群人在室內舉行聖餐。看到有新人信主,在河裡、海裡或屋內受洗,也讓我們感到鼓舞。我們無法停止主聖靈持續不斷觸摸人心。
 問:聯合國人權委員會(Council of Human Rights)、歐盟、美國宗教自由委員會(US Commission of Religious Freedom)世界福音聯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等機構紛紛譴責阿爾及利亞鎮壓基督教會的事。要讓阿爾及利亞政府改變立場、恢復每個人的信仰自由,在國際層面尚需做什麼事?
 答:最重要的是全球基督徒要為我們禱告。你提到的所有這些機構在國際間所做的事,必須繼續做下去。
 問:從那時起,被查封的教堂有重新開放嗎?
 答:迄今沒有任何基督教會被重新開放。過去3個月,倒是有幾家天主教的禮拜場所獲重新開放。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和聖公會教堂也重新開放他們的禮拜場所。
 同時,就像初代教會一樣,新教徒都在信徒家裡或戶外崇拜,包括在我位於提濟烏祖市的家中聚會。
 問:從屬靈的觀點來看,在遭政府高壓的年日,有什麼事是令人鼓舞的?
 答:基督徒更加參與禱告及在家舉行小型的聚會。這類小型聚會讓信徒間的團結更加明顯。我們學會更加了解彼此、更容易地分享我們的悲傷和喜樂。
為被封教堂盡快開放使用,以及在家中和戶外的聚會更加興旺禱告。
(文取材自Evangelical Focus)


閱讀 84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