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3
國度復興報╱編譯Opal/報導

 戰爭和逼迫導致基督徒從中東,尤其敘利亞和伊拉克大量流失。基督教機構編輯的一最新報告指出,如果基督徒持續離開,該地區可能招致的損失。
 報告主張基督徒是中東歷史文化必要部分,對社會教育、醫療、科學和工程領域卓有貢獻。而敘伊二國的全然失去基督徒,不僅傷害社會結構,也造成經濟負面影響。
 「中東教會在嚴峻壓力下,基督徒越來越邊緣化,即使他們存在該地區溯及2,000年前。許多人選擇離開想確保家人的未來,但也有人繼續奉獻家國。基督徒仍多方面貢獻社會,包括教育、文化藝術、社會事務、政治、經濟、人道援助和宗教活動。」
 2011年前,敘利亞2,200萬人口中基督徒約佔8-10%,雖然40-50%的基督徒那時起就離開了。2003年前伊拉克基督徒約150萬,但目前估計約20-50萬。
 「全球約3,000-3,500萬基督徒是中東教會家族的會友,但僅1,500萬住在中東。大量移居國外的同時,也有許多基督徒承諾留在他們國家。」
 國際基督教組織試著「獲得需要的支持來遏止加深的絕望感」,但「更加貧窮是助長移出的許多因素之一。」
 更加邊緣化是另一因素。「或許沒有其他地方沉重感像敘伊二國這樣強烈,有能力離開的都離開了。基督徒因無法融入多變的周遭而有極大的不安全感,其他社區成員可能融入,但基督徒不能。」
 「移出的基督徒則比其他少數族群容易融合…因大部分再定居於以基督教為主要信仰、已由離鄉背井者堅固建立的社區,預備接納他們。因此即使衝突結束時,也許他們不像穆斯林那麼想回到敘利亞。」
 報告說敘伊二國基督徒曾「普遍享有敬拜的自由」,但現因危機而改變了。「目前多變的政治氛圍下,少數仍住在所謂伊斯蘭國(ISIS)或其他伊斯蘭組織控制地區的基督徒,通常必須付人頭稅(jizya tax)-伊斯蘭向非穆斯林課徵的宗教稅,也面臨各種在教會從事宗教活動的限制。許多這些地區的基督徒已逃離或正逃離;仍留下的成為極端弱勢,他們的教會、家園、工作和生命常被當作目標。」
 報告說伊拉克基督徒有一「古老歷史」,一向自由行使信仰和權利,但「在一些不太穩定地區…基督徒社區常是伊斯蘭極端份子攻擊目標,包括自2003年起許多致命的教堂轟炸事件和ISIS的殘暴對待。」
●為敘伊兩國基督徒在各樣境遇下蒙神保守、堅定信心禱告。
(文取材自World Watch Monitor)


閱讀 196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