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8
國度復興報
比ISIS更可怕:教會遠離聖經 史實可證

圖取材自charismanews

值ISIS屠殺非穆斯林的暴行令世人喪膽之際,全球宣教機構「領路」創辦人暨總裁尤瑟福卻敲起暮鼓晨鐘,提醒基督徒:「我不怕伊斯蘭教建國組織ISIS,卻怕西方教會遠離聖經的正統。」歷史上每當基督教遠離聖經的權威時,整個信仰體系就衰弱,繼之而起的便是伊斯蘭教在諸多異端中興旺起來。


 【國度復興報╱編譯Suzie/報導】值ISIS屠殺非穆斯林的暴行令世人喪膽之際,全球宣教機構「領路」(Leading the Way)創辦人暨總裁尤瑟福(Michael Youssef)卻敲起暮鼓晨鐘,提醒基督徒:「我不怕伊斯蘭教建國組織ISIS,卻怕西方教會遠離聖經的正統。」
 尤瑟福最近到田納西州諾希維爾市(Nashville)全美宗教廣電人會議(National Religious Broadcasters convention)演講時,一開講就提到這件事。他說,他這種懼怕的心理是基於對史實的了解──也就是說,歷史上每當基督教遠離聖經的權威時,整個信仰體系就衰弱,繼之而起的便是伊斯蘭教在諸多異端中興旺起來。
 
毫無疑問地,伊斯蘭教的成長乃是出於教會腐敗,飽受異端邪說和變節的事困擾。在伊斯蘭教興發之前不久,假福音的病毒就已經肆無忌憚、漫無天際地糟蹋了基督教。 
 
基督教曾經是中東、北非和歐洲的最主要宗教。儘管有這樣的優勢,但是伊斯蘭教的創始人卻在聽到基督教領袖的講道時,仍舊對基督的神性(這正是基督教的核心思想)感到懷疑。 
 
當時教會面臨的虛偽並不像今天西方教會所面臨的那樣。當時,基督徒被稱為「阿萊亞斯派(Arianism,認為聖父聖子並非同一體)、聶思托留教義派(Nestorianism,即傳入中國的景教,認為耶穌的人性和神性是分別存在的)、形態論(Sabellianism,認為天父、聖子和聖靈是一位上帝的不同「形態」或「方面」)及伊便尼派(Ebionism,否認基督的神性)。
 
今天的異端則是普救論(universalism,認為全人類終將得救)、異端(heterodoxy)、新興教會運動(emergent church)、圈內人運動(insider movement)、豐盛恩典(hyper grace)、基斯蘭教(Chrislam)等。
 
當一個人的心被取走之後,剩下的只是徒有「基督教」之名的軀殼罷了。穆罕默德找到的就是這個軀殼,這也就是他所相信的真正的基督教。
 
穆罕默德從錯誤的基督教收取信息,導致在伊斯蘭教的經典(包括可蘭經和可蘭經的附經)中,出現明顯反駁那種基督教的言論。這些反駁之論正是今天伊斯蘭教內部互戰的根源,因為每一個教派都引用互相矛盾的經文。
 
北非教會一度非常強盛且深具影響力,且產生過幾個信仰界的偉人,譬如:聖奧古斯丁。但是,今天的北非教會卻落入像第5世紀時的光景:出現一大群假教師。 
 
這些虛偽之事被稱為孟他努主義預言運動(Montanist movement)。該異端其中一項重大的假真理就是:聖經的教規並非封閉的。也就是說,聖經的經文是可以被修正、改良的。 
 
七世紀時,阿拉伯人/穆斯林軍隊一路殺到北非的地中海沿岸城市,那地區有成千上萬間教會。結果在很短的時間內,整個地區全軍覆沒,完全被征服。在喪失他們精神所繫的聖經原則之後,這些教會居然懷疑,神是不是藉此帶來新的啟示。
 
這些教會的心胸開闊到好像小雞,容許狐狸閃進母雞的窩。因此,這成千上萬間教會變成清真寺,成了遲早的事。 
 
針對今天還認為聖經正統沒什麼了不得的那些教會領導階層,尤瑟福警告說:「今天的伊斯蘭教極端份子就是蓄意要完成穆斯林征服全世界、征服基督教的使命。」
 
當代的斯蘭教極端份子,譬如:夸拉達威(Sheikh Yusuf Qaradawi),均認為第一次及第二次聖戰(就是第7世紀和14世紀的聖戰運動)並未完全征服歐洲。現在,他們計畫透過第三次聖戰達成這目標。所謂的第三次聖戰早在1970年代就開始了。他們透過穆斯林大批移民歐洲及高出生率,還有控制數以兆計的阿拉伯/伊斯蘭教金錢在歐洲各首都的投資,達成這次的征服目標。
 
從法國和德國的一些數據即可知為什麼斯蘭教極端份子有樂觀的理由。法國和德國境內目前已各有至少500萬名穆斯林。過去10年來,英國的穆斯林增加率也比其他族群高10倍。 
 
夸拉達威的策略正如火如荼完成。因此,西方世界該如何回應?  
 
答案只有一個:西方的耶穌基督的教會必須清醒過來,從長期以來的茫然無知中將自己搖醒。
 
這麼做之後,教會就會將耶穌的託付放在心中。不再是去適應文化的壓力,而是再度將福音擴展到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世界。 


●為歐美教會禱告:求神賜儆醒更新的心,讓歐美教會再次復興。

閱讀 334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