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0
國度復興報

海外宣教可以跨文化,當然也可以有近文化或次文化。跨文化指的是在種族、膚色、宗教、語言、飲食、氣候、法律、生活常識、族群共識、社會趨勢、政治生態, 甚至連交通潛規則都與宣教士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環境中傳福音。通常來說,難度較高或也可能是最高的,特別是在猶太教、伊斯蘭教、印度教、東南亞佛教地區, 光是能學會用當地語言(要學好幾年)向當地人清楚講述耶穌的福音,就是高難度的挑戰了!


 海外宣教可以跨文化,當然也可以有近文化或次文化。跨文化指的是在種族、膚色、宗教、語言、飲食、氣候、法律、生活常識、族群共識、社會趨勢、政治生態,甚至連交通潛規則都與宣教士成長背景截然不同的環境中傳福音。通常來說,難度較高或也可能是最高的,特別是在猶太教、伊斯蘭教、印度教、東南亞佛教地區,光是能學會用當地語言(要學好幾年)向當地人清楚講述耶穌的福音,就是高難度的挑戰了!
 以使徒行傳一章8節簡單地來說:耶路撒冷就是「同文化」、猶大就是「近文化」、撒瑪利亞就是「次文化」(以上三種都是在似文化中傳福音),直到地極就(才)是「跨文化宣教」了。
 其實在國內,也就是你的耶路撒冷也可以有這三樣的宣教(傳福音型態),比如你的家裡有來自印尼陪老人家的外傭,她就是你的「跨文化宣教」對象。在街頭遇到來自同鄉但不信主的鄉親,那就是「近文化」,而藍領工人與白領上班族,或是河佬人與客家人相遇,就算是「次文化」。或台灣基督徒到中國傳道、培訓,也算是「近文化、次文化」傳道。
 以上若以宣教學來說,都只能算是「國內」佈道,或稱為在近文化中傳福音,但絕對還算不上是「宣教」,更不是「宣教士」,必須像馬禮遜、戴德生到中國,馬雅各、馬偕到台灣,李文斯敦、連加恩到非洲才能算是「宣教士」,是貨真價實的「跨文化宣教」。
 今年6月是馬雅各宣教士到台灣、戴德生宣教士到中國宣教滿150週年,幾年前就有許多教會開始積極回應了「福音進中華,福音出中華」的呼籲。而有不少教會開始絡繹不絕於宣教路上,且頗有斬獲;也有不少的教會躇躊於究竟該不該匆促踏上宣教之路。但仍有更多的教會,甚至認為台灣國內的福音都還沒遍傳,何必急於踏往國外的宣教之路。
 近來就聽到,或許是出於聖靈帶點責備的聲音,說:「福音進中華已經超過200年了,究竟福音幾時才能出中華?」放眼看去,普世莊稼普遍已經成熟。世局詭譎、惡者伺機肆虐、伊斯蘭教快速擴張,伊斯蘭國(ISIS)更是加緊戕害中東基督徒。基督的教會、神的兒女若再不奮起圖強,唯恐福音還沒傳遍天下,主的日子就已經來到了。
 現今是抓緊時間的時刻,利用每一個機會,努力向自己家人、鄉親、近文化、次文化、跨文化的族群,傳遞上帝愛他們,耶穌愛他們而道成肉身、為他們捨命,又已經從死裡復活的好消息吧!。

閱讀 157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