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2
國度復興報
【第783期社論】教育,從基礎做起


 日前,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明年將推動「玉山計畫」,以新加坡的薪資規格,一年增加30億預算,延攬國際與國內累計1,000位的「玉山學者」。受到核可的教授最高領到一年650萬的薪水,教授級的學術研究費一個月也調升5,000元,等於一年增加6萬左右的收入。
 在面對國際間人才的競爭與挖角上,某種程度的「誘之以利」或許有其立即「果效」。但就台灣長期且整體的教育環境來看,這樣的方式不過是一種「炒短線」的教育泡沫而已。
 不論是過去的「頂尖大學」計畫,還是現在的「玉山」計畫,這些政策預設的簡單邏輯往往是:台灣需要更多具「國際競爭力」的學校和人才,如此才能讓更多的大學能夠擠進世界排名的「百大」,也才能招收更多學生。」
 在這樣的邏輯下,我們開始玩起以金錢堆積的教育軍備競賽,不僅要創造更大的學校規模,甚至是以壟斷的方式,將資源集中在少數的學門或個別學者身上。相關單位或許以為,投資在跟「國際排名」有關的教育項目上,就能讓我們的教育環境更好,更有「競爭力」。
 然而我們可以看見,因著「少子女化」,當前不僅是中後段班的私立大專院校有「生存」危機,就連偏遠縣市的國立大學同樣也面臨招生不足的窘境。這些年不僅大學錄取率早已實質破百,就算是目前還未受「少子女化」直接影響的碩博士班,其平均報考人數也已大幅銳減,入學人數更是屢創新低。
 也就是說,高教的問題不光是「少子女化」這樣外在社會變遷的威脅;台灣社會失去對高等教育的信心與認同,或許也是另一個需要反省的主因。太多的資源向著研究、排名傾斜,卻極少關注我們的學生在高等教育當中究竟學到了什麼?而老師們又是否有足夠的時間與資源來教導學生,而不是被太多的升等、發表而牽掛分心?
 更重要的是,將每一筆動軋數億的高教預算對比於每學期不斷地在換老師,代理、代課三招四招都還找不到人的偏鄉中小學教育,以及公共托兒所、幼兒園資源仍然非常有限的環境時,教育根基若不穩固,我們如何期待以後的高等教育會更好?
 或許,我們不應該總是以所謂的國際競爭力與排名來看台灣的教育,而是要如聖經所說的,照顧「最小的弟兄」的眼光來評估我們教育資源的分配。從小做起,從偏鄉、底層、基礎做起,在我們孩子還年幼的時候就給予他們均質、均優的教養環境。整體且全面地培養台灣每個小孩的基礎能力,將遠比追求華而不實的「國際排名」更有價值,更有意義。


閱讀 176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