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8
國度復興報
【第875期社論】懷念講話帶加利利口音的耶穌


 讀過一本宣教士傳記,寫的是一位歐洲的白人外科醫師,在他受訓的過程,所有接觸到的病人與教科書上的範例,甚至解剖過的大體都是白人。當他被派到非洲,見到所有的病人、等著他開刀的患者,都是黑人的時候,他竟然傻了眼。因為他完全不知道黑人與白人的身體結構是否一樣,特別是內臟器官的位置是否相同、血液的血型是否共通?當他戰戰兢兢地下了第一刀,割開皮層後才放下心,告訴自己:「原來除了皮膚是黑色的以外,裡面的結構與位置全都一樣。看來,也都一樣需要耶穌的救恩。」
 加利利人在耶路撒冷人眼中,特別是像彼得、約翰這樣的漁夫,在耶路撒冷官府、長老和文士的眼中,更是被看輕的—「看出他們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就稀奇,認明他們是跟過耶穌的。」(徒四13)在先知的預言中也曾提到「從前神使西布倫地和拿弗他利地被藐視,末後卻使這沿海的路,約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著榮耀。」(賽九1)有意思的是,同樣都是加利利人,也會彼此看不起!住在加利利海邊伯賽大城的拿但業,就看不起來自山城拿撒勒的耶穌,因為當腓力找著拿但業對他說:「摩西在律法上所寫的,和眾先知所記的那一位,我們遇見了。」直腸子的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還能出甚麼好的麼?」幸好,他後來去見了耶穌,也成了耶穌的門徒,並恭敬地稱呼耶穌說:「拉比,你是神的兒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約一43-51)
 確實是,要接受一位陌生人成為朋友,已經有夠難。何況還要接受他成為自己的師傅。更不用說,又要承認他就是神所差來的,是神的兒子,是你我的救主!耶穌是伯利恆人,是大衛王的後裔。但耶穌的養父及母親的長輩,偏偏是在加利利偏鄉山上的小鎮拿撒勒長大。所以,連他也被同樣是加利利人,只因為是在比較繁華的加利利湖邊伯賽大城長大的拿但業所藐視。
 因為經過西元前722年北國以色列亡於亞述帝國,多數高階百姓北擄。南國猶大也於西元前586年被巴比倫所滅後,加利利省幾乎找不到幾個純正的猶太人了。所以,當耶穌帶著都是來自加利利省的門徒,下到耶路撒冷傳道的時候,他們豈有不被藐視的道理!
 或許耶路撒冷的人都不容易接受加利利人耶穌,更不容易承認他是上帝所派來的彌賽亞救世主。但是,對廣大的加利利省的各城各鄉的百姓,耶穌卻是與他們親切無比,他們講的都是加利利口音的希伯來話加上一點亞蘭文(敘利亞語)。當耶穌和祂的門徒們走遍各城各鄉,傳道、醫病、趕鬼時,他們特別有感!在四福音書中記載耶穌講了32個例證與比喻,其中19個是對加利利人講的。他所行的35個神蹟,其中27個也是在加利利人面前行的。難怪他們還想擁(強逼)他做王!(約六15)
 看看台灣現在的政治局面,就更令人懷念那些位帶著濃濃的鄉音,說著不道地的國語,卻是無人能否認他們是真正愛台灣而不是愛台幣的人,像孫運璿、李國鼎、趙耀東等先生們!


閱讀 19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