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6
國度復興報
【第882期社論】高齡化社會的牧養省思


 相伴相生的高齡化與少子化,已經是台灣社會難以逆轉的趨勢。人口結構失衡不單帶來扶養結構的改變,缺工缺人已經是製造業的常態,國家的經濟更是籠罩在通貨緊縮的陰影中。
 雖然3年多來為了國家財政的健全發展,政府大刀闊斧地進行了年金改革;為了促進勞動參與改善勞工生活,更三度調漲近15%的基本工資。又或者除了推動照顧高齡者的「長照2.0」計畫外,更雙管齊下的以公部門的力量增設非營利幼兒園,並提高育兒補助,以期能提振日益低迷的生育率。但面對過往所累積的各樣沉痾,雖說看得見執政當局改革的決心,但實在難以立即產生可見效果。
 更何況,高齡化與少子化所帶來的危機,除了整體經濟的威脅外,更帶來一種群體心理的恐慌;在一個無法立即看見成效的政策情況下,對高齡者而言,害怕的是能否真正得到晚輩的關心,得到好的照護。對年輕人來說,同樣也是擔憂將來自己年老時,是否仍有足夠的社會資源與下一代彼此照顧!
 高齡化與少子化,讓我們失去了對未來的盼望與安全感。又或者更進一步的說,面對「變老」這一件事,不論是個人還是整個社會,其實並沒有做好準備,從心理,甚至是靈性上去面對。因為就過往的教牧經驗來看,台灣教會極少探索年長者的事工與牧養策略。許多時候當我們沒有思考,沒有做好牧養上的預備時,往往就會和世界一樣,膜拜青春,卻否認「老化」其實是所有人生命的共同歷程。
 盧雲神父在《與歲月和好》一書中指出,對於老化的排斥,在我們的生活中常常是以社會的拒絕、朋友的拒絕和自我內裡的拒絕,這三種形式表現出來。社會的拒絕表現在我們總習慣將高齡者限縮在社會系統的一隅,或許是機構,或許是某種社會生活的牢籠;年長者也常常因為同伴與配偶的離去,開始從社交生活中退縮,這是一種朋友的拒絕;也因著社會與朋友的拒絕,年長者也開始自我拒絕,認為因為年老而失去了自我的價值。
 面對高齡化的社會,教會是否已經準備好了?面對老年帶來的三種拒絕,我們是否已有了完善的牧養和福音策略?還是說在教會的各種制度裡,我們其實也成了這些拒絕的「共犯」?在牧養的現場,我們需要學習去「正視」變老這件事,學習將過去我們所忽略,內心所排斥的,關於年歲的生命經驗,重新重視,再次看見那不僅是所有人的經驗,也同樣是上主所給予的寶貴價值。


閱讀 13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