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9
國度復興報
【第894社論】臨終,最美善的福音見證


 在華人的社會文化處境中,「死亡」一直是一件不論是現實還是潛意識裡都十分忌諱的事。除非是「遇上了」,否則鮮少有人會主動討論死亡。事實上,不僅華人社會如此,在某種程度上,現代文明也在有意無意間,將「死亡」與我們的日常生活區隔開來。不論是醫療的流程,還是死亡的地點,都有一套嚴密的「管治技術」,讓我們無法真實地面對死亡。
 著名的神學家Stanley Hauerwas就曾指出,當死亡成為醫學界的俘虜時,現代的基督徒就喪失了與他人「談論死亡」的能力。而當教會未能從神的話語和儀式當中找回自己的聲音時,我們就愈發地在生死的議題上節節敗退,將死亡的看法、定義的發言權讓位給醫學、心理學等等現代科學。
 但相信許多的弟兄姊妹可能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在每次的追思禮拜之後,總會有1、2位不是在基督裡的親友,表達了對基督教喪禮儀式的讚嘆;在這樣的禮拜中,他們可以感受到真正的安寧和悼念。又或者可能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許多的弟兄姊妹表現了他們對永恆國度的盼望,因著平靜且勇敢地接受了此世的謝幕,反而讓更多的人看見基督信仰中那不同於世界的、接納死亡的力量!
 這個世界不想也不願知道自己從何而來,要往何處去,這個世界只想把一切抓在自己的手中,讓自己來控制。對這個世界而言,死亡之所以令人感到畏懼,正是因為它的未知,以及那宿命的色彩。它提醒了我們世上的一切,不論多麼樣的輝煌、多麼大的權勢,終究有結束的一天。
 這個世界希望我們對死亡畏懼,因為如果有這樣一群連死都不怕的人,那世界就沒有什麼令他們感到畏懼的了!世界的權勢對這群人來說,也就沒有什麼好畏懼的了!正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5節的誇耀:「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因為我們已經藉著基督勝過了死亡。
 臨終與死亡,其實是基督的教會能夠向這個不信和恐懼的世代,所能做的最重要的見證。此外,Stanley Hauerwas所說的:「耶穌的死意謂著基督徒能透過某個人死亡的故事,來與其他人談論我們的臨終議題。」因此,成為懂得如何談論死亡的子民,極可能是這世代的基督徒最重要的見證之一。
 快速老化與少子的年代,面對生死,你準備好了嗎?關於生死,你預備好從基督的生死來向這個世代作見證了嗎?


閱讀 24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