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6
國度復興報
【第898社論】希望的光芒


 近期世界局勢動盪頻繁。不論是西班牙加泰隆尼亞(Catalunya)的獨立抗爭、智利希望制定新憲法的要求、黎巴嫩(Lebanon)癱瘓全國、埃及反賽西(Abdel Fattah al-Sisi)的示威、香港的反送中等等。一則則令人悲痛、憤怒、失望、難過的訊息不斷襲來,帶給人的抑鬱感就好比班雅民(W. Benjamin)對克利(Paul Klee)的水彩畫〈Angelus Novus〉(新天使)的詮釋。班雅民用「歷史的天使」一方面表達天使被進步的歷史暴風吹向遠方的天堂之境,他的眼睛卻是一直注視著歷史的廢墟;另一方面指出歷史也不斷承受風暴的力量而使殘骸層累疊積,直逼雲天。
 班雅民揭露出一種灰暗抑鬱的現實,就是歷史被一片片來自各式錯失的機會、未兌現的承諾、未實現的夢想、受壓迫者被掩蓋,被消聲,被改寫、生命消亡沒有安息等的斷瓦殘垣所充斥,未來的光景是一場又一場不可抗拒的風暴,不斷交加侵襲。在每一處新舊之間歷史的拐點,傳達對光明渴望的吶喊,企盼在抑鬱之中能對未來有所醒悟,希望歷史的進程在風暴的推衍下能促成所謂的進步。
 然而,班雅民所企盼的一切不過只是一種烏托邦的想像罷了。在聖誕之際,思想迥然有別於「歷史的天使」的陰鬱,耶穌基督作為彌賽亞的到來,祂不是在風暴中遠去,反而是面向著消逝的過往而來,真實擁抱患難與死亡,被釘在十字架與從死亡裡復活。祂的來臨(adventus)使歷史不再是一種轉瞬即逝的體驗。歷史所經歷的災難與生命的消亡,均被祂記念與全然更新,世間那些活在黑暗沒有上帝,以及感到被上帝遺棄的人,都被祂來擁抱。
 祂是世界的光(約八12),光能劃開歷史漫長的黑暗,祂的降臨成就聖經舊約中對彌賽亞的應許與憧憬,帶來希望的光芒。耶穌基督的降臨所展現的意義,不論是在消逝的過去,或是即將朝向的未來,都勢必將在祂所賦予的新創造,以及在祂所統治的王權中,展開救贖的前景與盼望。
 因此,在動盪的時局中,在歷史新與舊的拐點上,思想耶穌在伯利恆的誕生,幾位東方的博士從遙遠的東方看見祂的星,就特地來到耶路撒冷朝拜祂(太二1);再度提醒我們,耶穌基督是明亮的晨星(啟廿二16;民廿四17)。
  雖然動盪帶給人憂鬱不安、雖然現時仍未完全,但面對未來切莫失望,我們需要更加專注聆聽從天而來的聲音,更加勇敢向著將來和嶄新應許的可能性敞開。在記念聖誕的節期中,在面對現實許多的吶喊聲響起之際,盼望我們亦能聆聽天上來的呼喚:「來!」聽見的人與口渴的人都當來!凡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啟廿二17)。但願我們在動盪中一同仰望這明亮的晨星,但願上帝公義的國度具體落實在每個角落!


閱讀 23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