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4
國度復興報
【第917期社論】最壞的時刻,最好的生命,或是?

 

 苦難像是一把大錘,持續敲開人封閉的心園:像是野力的號角,讓福音的信息,傳入更多人的耳中。苦難成為教會復興的前奏,黑暗成為光明的序曲。(引自《上帝恩典的留聲機-講道王子司布真》。作者張文亮)
 新冠病毒的瘟疫,已經徹底改變了現代人的生活。就在不久之前2019年才結束,過去的那個年,印象最深刻的,除了巴黎聖母院的那場大火,一個因為地球生病對大人生氣的瑞典女孩,還有歹戲拖棚的川普彈劾案。一路從拉丁美洲、法國、香港,到北非與中東各地的社會運動,像是一場掌權者慶幸告一段落的惡夢。進入2020年世界各國政商領袖譜奏的主旋律,仍在經濟前景上懷抱著盼望,除了全世界運動迷引頸盼望著夏日的體育盛宴東京奧運,貴得毫不親民的iPhone 11仍然賣的風生水起,社群媒體上還看得到好友群出遊、美食、郵輪觀光種種歌舞昇平。
 日曆上的數字告訴我們冬天離開了,春天來了,但一切都不同了,朝壞的方向去,而且似乎看不到盡頭。人們一夕之間發現,全世界都被病毒的疫情造成的恐懼與死亡禁錮起來,不論是願意或是不願意。戰爭以完全不同的形式正在發生,敵人更是無形無色無味,又似乎無處不在。以前只有真愛是金錢難買,如今口罩、酒精,甚至衛生紙都奇貨可居。政治領袖們忙著指謫誰要付更多的責任,媒體天天告訴你更糟糕的壞消息。然後我們掙扎著,要在這樣的時刻當中,怎麼做一個好人,卻沒有明確的答案。
 才華洋溢卻也頗具爭議的神學家賴特(N.T. Wright)投書《時代雜誌》一篇文章,破題就直白寫道「Christianity Offers No Answers About the Coronavirus. It's Not Supposed To.」(基督教無法,也不應該,為冠狀病毒提供解答)。他從詩篇中許多懷疑與哀嘆的片段引申道:「基督徒的使命與負擔,不在於我們能夠對目前悲觀的事態提出一個解釋或原因。事實上,身為基督徒,我們時常無法提出解釋,而只能以哀哭替代。」
 「就像聖靈在我們當中哀嘆一樣,我們就算在自我隔離的現實之中,也能夠成為祭壇,讓神醫治的愛與顯現能夠與我們同在。然後,我們才可以看見新的機會湧現出來,新的善行契機出現在我們面前,新的科學認識,新的希望。」
 這場疫情對於基督教會的考驗,絕對超過單純的應用題。是否懂得用數位媒體即時直播,是否要在門口測量體溫、噴酒精做好防疫,做文章討論聖禮儀式性的神學層次,或推動微型教會更加具體,也許都還更像在應對挑戰的見招拆招。誠心而論,教會作為一個「被選召分別為聖的群體」,如何聚焦於存在的核心使命與意義,現在已經是總體檢的時刻。
  「教會只有在為他者存在時,才是教會。」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於《獄中書簡》中言簡意賅的直指:教會的存在,不是為了維持自己組織的延續,而是被呼召面向世界的他者。最壞的時刻,可能會帶出人性最壞的那一面,也有可能帶出最好的那一面,基督的群體亦然。
 端看,你我此刻的選擇,還有生命的溫度。


閱讀 86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