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1
國度復興報
【第918期社論】得救在乎歸回安息

 

 去年底開始,全球陷在新冠病毒(COVID-19)肆虐下,至今仍然看不到疫情的終點。為了打斷病毒的傳播鏈,世界的經濟活動、各個國家人民的日常生活,以史無前例的速度減緩,甚至暫停,國與國、人與人之間紛紛拉開到一個安全範圍內的「社交距離」。
 新冠病毒不只對人類造成健康傷害與醫療挑戰,全球經濟活動也因疫情而開始遲緩,不再流動,正如央行近日所提出的報告,因著新冠病毒而實施的封閉式管理,在全球大封鎖下,已經使得全球經濟呈現大幅衰退。此外,在這疫情下也暴露出全球供應鏈過於倚賴中國的脆弱性和風險,所以這將可能使各國在疫情後,引導相關重要國安產業移回母國生產,產生一定規模的反全球化現象。
 我們必須體認到,即便這場全球性的瘟疫結束,整個世界可能已經不再是過去人們所以為、所認知的世界了,它極可能改變世界、國家與人們彼此互動、生活的方式。「機會」是過去全球化經濟論述的主軸,然而從今以後「風險」將會是人們所優先考量的重點。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雖然新冠病毒帶給人們恐懼、悲傷和死亡,但卻也產生了出人意外的復原,例如:在新聞和調查中可以看見,因為經濟活動減緩、工廠暫停生產,使得溫室氣體、空氣污染也連帶降低許多;因著觀光客不再四處流竄,世界各地的生態棲地,也慢慢的恢復它原有的安寧,回到原本棲息生物的手中。
 這新冠病毒的傳染彷彿是一種變亂的口音,拆毀了世界原本以資本和經濟發展優先,冠之以全球化之名的巴別塔,將原本聚在這塔下,為要在上帝所創造的世界中,榮耀自己的名的諸國列邦,拆散到各地,回到上帝起初造人要人們遍滿全地,以「安息」為中心來治理世界的使命去。
 以賽亞書三十章15節說:「得救在乎歸回安息」,這場瘟疫讓人看見,在這樣一個舉世都必須「安息」的時刻,過去那以經濟發展為主軸,由各大工業強國為主導的全球化,並不能為整體的人類社會帶來永遠的福祉。因為這樣的全球化所保障的不過是富國的權利,當因著疫情各國採取保護主義,進一步帶來全球的衰退時,最終受害的還是過去政治、社會、基礎建設等根基不佳的第三世界國家。
 真正的「安息」不是倚靠世界的任何政權和勢力,而是尋求以上主為首位的創造次序。面對當前看不到終點的疫情,以及充滿風險的經濟前景時,世界各國不僅應當互助合作,也應該效法聖經中的經濟倫理原則,富國無條件地大幅減免窮國的債務,好讓當萬物因著新冠病毒而獲得片刻的安息時,人與人、國與國也能在實際的互助作為中,歸回安息。


閱讀 70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