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2
國度復興報
【第921期社論】通姦應否除罪化?

 

 刑法第239條的通姦罪是否應該廢除?也就是通姦是否應除罪化,多年來在台灣社會一直爭論不休。儘管有七、八成的民意反對通姦除罪化,但除罪化的聲浪仍然不絕如縷,尤其台灣有少部分人士,包括少數法界人士,不斷在為除罪化推波助瀾。如今全台有18位地方法院法官就其所承審的通姦案,裁定停止審判並聲請釋憲,而司法院大法官亦於今年3月31日完成言詞辯論。當天除法務部及一位法庭之友持反對意見外,其餘鑑定人及法庭之友均一面倒地支持通姦罪除罪化。事實上,早在民國91年12月27日大法官554號解釋已對通姦罪作合憲性的解釋。今日的大法官們究竟是否會維持該號解釋,抑或另作成除罪化的解釋?頗受各界矚目。
 縱觀支持通姦應除罪化的理由,可歸納為以下四點:1.處罰通姦行為無助於婚姻制度的存續及圓滿;2.侵害個人性自主權;3.通姦罪取證將侵害個人隱私權;4.造成性別不平等。
 依大法官第554號解釋文:「婚姻與家庭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受憲法制度性保障。婚姻制度植基於人格自由,具有維護人倫秩序、男女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國家為確保婚姻制度之存續與圓滿,自得制定相關規範,約束夫妻雙方互負忠誠義務。」通姦乃婚姻外的性行為,明顯違反婚姻關係中的忠誠義務,對婚姻存續及圓滿更是造成嚴重傷害。故性行為自由自應受到婚姻制度的限制,而個人的隱私權在取證時所可能受到的干擾,自屬憲法第二十二條的必要範圍。簡言之,刑法對「侵害個人財產」的行為都應予處罰,對「侵害作為社會基石的婚姻制度」予以處罰,在法理上實屬當然。
 有學者質疑,刑罰對於婚姻關係的美滿並無助益,故應予以廢除,此種看法乃是對刑罰本質的誤解。就如刑法對侵害他人生命、自由及財產者予以處罰,並非因為刑罰能達到使人真正地尊重他人生命、自由及財產之目的,而是因個人生命、自由及財產乃是社會存立的重要價值,故對他人的生命、自由及財產的行為予以侵害者,自應給予適當處罰,藉以恢復被破壞的價值次序。簡言之,刑罰的功能本不期待使人積極為善,而是消極不敢為惡。誠如聖經所言:「...律法不是為義人設立的,乃是為不法和不服的,不虔誠和犯罪的,不聖潔和戀世俗的,弒父母和殺人的,行淫和親男色的,搶人口和說謊話的,並起假誓的,或是為別樣敵正道的事設立的。」(提前一9-10)
 另外,有關處罰通姦罪造成性別不平等的情形?究其原因,並非因刑法處罰通姦罪所致,而是因刑事訴訟法第239條:「告訴乃論之罪,對於共犯之一人告訴或撤回告訴者,其效力及於其他共犯。但刑法第239條之罪,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只要廢除本條但書規定,即可避免之。再者,若保留刑法中的通姦罪,對弱勢配偶仍不失為一種保障,亦即得以刑罰逼和解。若單單訴諸民事侵權行為,恐怕連請求賠償的機會都十分渺茫。
 最後須一言者,作為基督徒,婚姻家庭的美滿本不仰賴刑法,而是建立在基督裡、彼此相愛的心。故我們所反對的乃是因通姦除罪化,導致撤除對弱勢配偶所保障的最後一道正義防線,更且造成社會價值的混淆和失序,深盼大法官們能慎重為之!


閱讀 69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