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7
國度復興報
【第929期社論】「個人性自主」竟凌駕「婚姻家庭」

 

 2020年5月29日司法院公布大法官791號解釋,宣告刑法第239條「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因過分限制憲法第22條所保障「性自主權」,違反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自公布日起失效。同時,宣告刑事訴訟法第239條但書「但刑法第239條之罪,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亦因違反憲法第七條平等權,自公布日起,一併失效。
 本號解釋不但罔顧台灣七、八成反對之民意,也混淆了台灣社會的道德價值,同時對弱勢女性配偶之權益,亦有如雪上加霜。其在理由書中之論理,更是令人費解?需加批駁,以正視聽。
 首先,大法官雖口口聲聲表明:「婚姻制度具有維護人倫秩序、性別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故國家為維護婚姻,非不得制定相關規範,以約束配偶雙方忠誠義務之履行...以維護婚姻制度及個別婚姻之存續...」,卻否定「忠誠義務」是婚姻關係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試問,婚姻若失去忠誠,其關係又當如何維繫?依常理,配偶間若有不忠誠之情事,必然危及且破壞配偶間之親密關係,最後極可能以離婚收場,怎會如大法官所推斷「尚不當然妨害婚姻關係之存續」呢?這種說法明顯悖離一般人民的「法律情感」(legal feeling),令人匪夷所思!
 其次,大法官因認定,配偶一方違背「忠誠義務」並不當然妨害婚姻關係之存續,故斷言「以刑罰規範制裁通姦與相姦行為,即便有助於嚇阻此等行為,然就維護婚姻制度或個別婚姻關係之目的而言,其手段之適合性較低。」而通姦行為即使「損及婚姻關係中原應信守之忠誠義務,並有害對方之感情與對婚姻之期待,但尚不致明顯損及公益。故國家是否有必要以刑法處罰通姦行為,尚非無疑。」然婚姻既是憲法制度性保障,誠如大法官所言,具有「維護人倫秩序、性別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焉能與社會秩序及公共利益無關?事實上,婚姻制度攸關公共利益之見解,早在釋字552號解釋即予肯定:「婚姻涉及身分關係之變更,攸關公共利益,...」故而對破壞婚姻者,施予刑事處罰,孰曰不宜!況刑罰之目的不僅在嚇阻,更在藉刑罰使其為自己之不法行為,擔負罪責。  
 再者,大法官強調「個人之性自主權,與其人格自由及人性尊嚴密切相關。」故認定,以刑處罰通姦及相姦行為,將嚴重干預個人性自主權。然婚姻事關公共利益,若發生不忠誠之情事,不但危及婚姻關係之存續,更是嚴重損及子女的幸福。因此,國家為維護婚姻家庭,對破壞婚姻者施以刑事處罰,焉有不當!大法官豈能以自身之主觀價值判斷,逕自判定「個人性自主」較「婚姻家庭」更值得法律保障呢! 
 對基督徒而言,婚姻家庭的圓滿本不仰賴刑法,而是倚靠基督,彼此相愛。作為基督徒,通姦是否除罪,根本不是問題。惟通姦除罪化,無異撤除對弱勢配偶的最後一道正義防線,即便他們仍得藉民事侵權行為,請求損害賠償,實現正義。但大法官們似乎忘記,打一場民事官司,是相當耗費成本的,單就此點而言,即足以讓他們卻步,談何正義! 
 總之,本解釋最大的問題在於,大法官徹首徹尾僅高舉個人價值,讓性自主凌駕婚姻家庭之上,使婚姻家庭功能「相對化」到僅屬純粹個人感情的私人權利義務關係,嚴重混淆了台灣社會的道德價值,令人遺憾。


閱讀 61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