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1
國度復興報
【第942期社論】為了陌生人的好處


 不論是這一兩年來的台灣選舉,還是近來局勢詭譎多變的美國總統大選,社群媒體已經在我們的公共生活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雖說過往的傳播與媒體研究都已指出,閱聽人對於媒體訊息的親近與接收,本來就不如想像中的多樣與寬廣,而是往往按著自己的喜好,甚至是「偏見」來「篩選」和「過濾」自己所願意相信的消息。但社群媒體的設計結構與擴散速度,更加深了不同立場的群體之間的隔閡,甚至是敵意!
 在某種程度上,當代社會中人,已經越來越「原子化」,越來越「個人」。早在20年前美國社會學者Robert Putnam,就以Bowling Alone來描述美國社區生活的衰落,他指出,美國人越來越寧可一個人在家看電視,或獨自去打保齡球,而不願意花時間和鄰居互動,一同從事和參與集體的活動。
 Bowling Alone帶來的影響就是公共參與的衰落。當人越來越「個人」時,我們就愈發地看不見身邊的「其他人」,我們就越來越少去親近與關懷「陌生人」。在日常生活的各個層面上,我們的眼目越來越只定睛在「私人」領域,在每件事上「自我」感覺是否良好,成了我們評斷各樣價值的指標。
 著名的美國教育學家Parker Palmer曾在其《公共的教會:巴默爾談與陌生人做朋友》一書中談到:「宗教(religion)本有「重新連結」或「團結在一起」的深遠意義。信仰脈絡中的「國度」與社會脈絡的「公眾」,都隱含了眾人合一的異象或願景,自然彼此相關。」然而,當這種以「自我」和「私人」為中心的傾向入侵了我們的信仰生活時,不僅讓我們在基督裡眾人彼此的合一受到威脅,更讓我們忘了,或者說對「陌生人」視而不見。
 如同Palmer所指出,公眾生活的核心單純指涉的就是與陌生人的交流,公眾生活遠大於所謂的政治生活,而是陌生人可以聚集在一起…。當教會傳遞全人類合一的異象時,若不在公眾生活中採取行動,那麼就只是空談而已。但所謂的行動,並不是帶著某種「自我」的目的性,又或者是為了達成「自己」想要的權力和果效,而是單單的為了「陌生人」的福祉,只是為了他們的好處。
 「無論何人,不要求自己的益處,乃要求別人的益處。」(林前十24)當世界越來越個人主義,越來越講求自我時,真正的見證,在於追求別人的益處,教會之所以能作光作鹽,在於能夠放下自己各樣的益處,即便他們所信的與我們不同,就是只為陌生人!


閱讀 36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