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3
國度復興報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大概是美台基督徒入戲最深的一場選舉,直到如今,仍有不少信徒,期盼透過各式的禱告及屬靈爭戰,來拆毀惡者的詭計,使合神心意的外邦「古列王」繼續連任,阻止另一方彷如魔鬼代言人的當選。
 理由很簡單,川普雖不是基督徒,但他的副手敬虔愛主。他廢除了歐巴馬以來偏向LGBT的各種舉措,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由台拉維夫,遷至「聖城」耶路撒冷,承認了該城才是以色列的真正首都;也促成了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巴林簽署協議,使與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他提名保守派的大法官人選,並在國內動亂之際,走到教堂外,手持聖經,宣告要嚴懲暴徒,功績卓著。
 反觀拜登,不但曾是那位在任內美國同婚合法化,推動各項親LGBT政策的歐巴馬總統的副手,其自稱支持聯盟中,包含了同性戀及變性人。而極可能在他不測後接任的副手賀錦麗,則是個主張對企業課重稅,支持婦女有墮胎權、同性婚姻、大麻合法化的「左派份子」。如果他們當選,將陷這個以基督教立國的「偉大國家」於萬劫不復。
 其實,這樣的想法已陷入「過度簡化」或「片面辯護」的謬誤。誠然,川普作了許多基督徒所樂見的作為,但不要忘了,他也是個主張美國優先,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逃避兵役、反對國際聯盟、拒絕巴黎協定、無法有效控制新冠疫情、到處指控別人的激進者。要繼續把未來交給他,無疑是場豪賭。
 聖經固然要我們為在上位者禱告,好有一位優秀的領導者,使我們能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也鼓勵我們發揮光鹽效應,以基督徒的價值觀,積極影響社會,防止國家腐化。但要注意的是,在舊約時代即便如大衛般合神心意的君王,也有因剛愎而使百姓蒙災的記錄。相反的,驕傲自大的尼布甲尼撒,卻是上帝使用來懲戒祂百姓,彰顯上帝才是至高掌權者的工具。
 新約時代,耶穌在不按公義審判的彼拉多手下被定罪,完成了為世人受死、復活的偉大救恩。保羅在只想討猶太人歡心的巡撫手下被押解到羅馬,成就他想到羅馬傳福音的心願。 
 及至教會時代,信徒雖每每遭受主政者的逼迫,教會卻更加復興;而當政權與教權結合時,反帶來教會的腐化。
 這並不是說,我們要任由非基督教,甚至反基督教的思想舉措公然進入全球政治的最高殿堂。然而,無論從聖經或教會歷史的觀點,當基督徒如此寄情於某一位「合我們心意」的領導者時,恐怕我們已經忘記耶穌所說的:「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十八36)的真諦,也失去了基督教會所具有的殉道者精神,以及在逆境中仍能完成神旨意的超然信心!


閱讀 67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