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7
記者黃銘嫥綜合報導

 


 第二屆愛穆文化節,4月9日下午由獨立記者Alice Su從三個她曾採訪過的新聞故事—約旦的聖戰烈士、突尼西亞海灘大屠殺、地獄般的加薩,探討為何有人會被極端主義化,以及身為基督徒該如何回應。
 在約旦長大的Jihad原是個極富正義感的年輕人,但他的人生,卻是在一場恐怖攻擊行動中,被敘利亞政府軍所殲滅而畫下句點。曾在2013-2015年待在約旦首都安曼的Alice,透過採訪Jihad的朋友及母親,來了解他的故事。Jihad自小就常為不公義的事打抱不平,2011年起,他也像約旦的許多年輕人一樣,走上街頭要求政府改革。然而,因著國際局勢動盪,百姓為了安定,改革便不了了之,許多青年感到失望紛紛出走,他因著家中貧困只能留在國內。
進了大學後,Jihad在校園裡擬發動改革,要求學校幫助貧困的學生,卻沒有人聽他們說話。同一時間,電視新聞每天播報敘利亞內戰的慘狀,許多婦女及小孩死亡,無人拯救,Jihah邊看邊哭。2013年學校開學,Jihah因著「敘利亞有獨裁者,我要去幫助他們」的理由,瞞著母親前往敘利亞,加入了蓋達組織。起初第一年,他只是拍照、寫文字報導,上傳至社群媒體。一年多後,他索性加入軍隊去血洗城市。他的臉書資訊也透露出他的轉變,從原本的自由敘利亞旗子,改為伊斯蘭國旗,說話也越來越極端。他朋友留言勸他回家,他回嗆朋友沒有作為,而他至少採取了行動。後來,Jihad的母親透過敘利亞的電視平台,得知他的死訊。
 「為什麼國王活在皇宮裡,而人民會因貧窮而死亡?」Alice展示了Jihad早期在約旦街頭塗鴉照片。Jihad的朋友告訴Alice,Jihad一直是他們之中最真誠熱心的,但他感覺在約旦沒有人聽他說話,若是他在約旦能夠找到真正的改革,就不會去到敘利亞。Alice引用希伯來書13章12-14節說,我們需要去關注那些在社會邊緣的人,基督徒需要走出營外,去碰觸那些不被注意的人,告訴他們好消息,不用去參加聖戰,有另一種找到盼望的方式。
突尼西亞海灘大屠殺:民主無法解決問題
 Alice接著談到去年發生在突尼西亞度假勝地蘇塞(Sousse)海灘的大規模屠殺事件,兇手是20多歲的平凡年輕人。Alice當時正在突國首都,聞訊後立即趕往現場採訪。
 事件發生後的第2天,當地許多民眾走上海灘表達反恐主張,很多人對於一向採溫和伊斯蘭教義路線的突尼西亞,居然會發生恐怖攻擊事件而感到十分驚訝。Alice採訪了許多當地宗教學者及先前受獨裁政權迫害的人,請他們說明,為何阿拉伯之春後,突尼西亞已是民主國家,仍會發生此事?
 他們回覆:過往30-40年來,所謂溫和,乃指在獨裁系統下的溫和,許多事是被壓抑的。其中一名學者告訴Alice,這社會過去在獨裁統治下,很多都已被扭曲,突然間被釋放出來,加上沒有很深的宗教教育根基,許多的資源從外界湧入,包括穆斯林傳道人、新的清真寺等,「1千1百萬個突尼西亞人,就有1千1百萬種伊斯蘭教,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才是對的。」突尼西亞雖是阿拉伯世界中第一個民主國家,但民主卻不能解決一切問題,還需要其他像是教育、經濟、文化等的配套。
絕望的加薩:教會要建的不是牆,而是橋
 第三個新聞故事是在加薩,Alice去年復活節在那裡住了兩個星期,顛覆了她對巴勒斯坦人的印象。起初,她以為巴勒斯坦人都像哈馬斯一樣的兇惡,事實上,當地人充滿著絕望。因先前受到以色列的轟炸,一直無法重建,生活相當艱難,常說「這是我們的命運,就是在地獄,就是要死,反正也逃不了。」
 「我們最怕的不是穆斯林青年被極端化,而是基督徒因為穆斯林而變得極端化。」當地的巴勒斯坦基督徒說,許多人以暴制暴來對付恐怖主義,但我們堅持不要拿起槍,或是傾向哪一個主義,因我們所信的是耶穌,「當教會遇到災難時,我們要建的不是牆,而是橋。」不是豎起高牆把人隔絕在外,而是更多去了解穆斯林及猶太人。
 Alice總結說道,極端主義無法以政治或武力來解決,唯有福音才有出路。有許多參與聖戰的青年會如此說:「如果你懂得自尊、真正愛神的話,就應該來捍衛自己的信仰。」但耶穌所說的,卻與他們相反:「愛仇敵,為逼迫你的禱告。」不是害怕他們,也不是打回去,而是去醫治他們(路廿二49-50),帶給他們盼望的福音。


閱讀 194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