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3
記者魏麒原台北報導
同婚釋憲 護家盟籲大法官審慎裁判

護家盟3月13日開記者會表達立場。魏麒原攝

 

 針對大法官同性婚姻釋憲,護家盟3月13日開記者會表達立場,反對同性婚姻納入《民法》。考試院前銓敘部長朱武獻說,同性婚姻議題關係到國家社會的發展,這是一場國家社會核心價值的保衛戰,他必須站出來捍衛,以他研究憲法學幾十年,呼籲大法官謹慎審理,不要在中華民國憲政史上留下污點。
 對於護家盟的訴求,朱武獻說,他們主要的訴求是,異性婚姻是憲法上的基本人權,受憲法22條「制度性保障」,而且憲法規定,下位階法律就得遵循不得違背;而同性婚姻不是憲法的基本人權,自然不受憲法制度性保障。
 朱武獻舉司法院大法官在242、362、365、552、554、712號解釋指出,憲法第22條之婚姻自由(人權),指「婚姻係一夫一妻為營共同生活,並使雙方人格得以實現與發展之生活共同體。因婚姻而生之永久結合關係,不僅使夫妻在精神上、物質上互相扶持依存,並延伸為家庭與社會之基礎。」、「婚姻制度植基於人格自由,具有維護人倫秩序、男女平等、養育子女的社會性功能。」這種婚姻關係,以及因婚姻而產生父母子女共同生活的家庭制度,是社會形成與發展的基礎,受憲法制度性保障,《民法》及相關法律應將婚姻及家庭制度落實。
 護家盟認為,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於2016年12月26日將同性婚姻納入《民法》四草案初審通過送朝野協商,不僅違背憲法及大法官歷次解釋的旨意,也違反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16條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23條,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合的規定。此同婚草案嚴重混淆婚姻定義,刻意用平等包裝同性婚姻。
 對於平等權的爭議,朱武獻說,依據憲法學上的「事物本質理論」,本質不同,可以做差別規定。同性跟異性婚姻本質不同,當然就不能平權,也不能一起放入《民法》規範。而兩者的差異在於同性婚姻無法傳宗接代,削弱現有婚姻制度的價值,破壞家庭制度、社會倫理及生命意義,這不是信仰問題,而是跟社會大眾利益息息相關。
 3月24日大法官針對同性婚姻釋憲案,是針對台北市政府2015年7月間以同性伴侶到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不符合《民法》男女雙方結婚規定予以駁回,認為違憲之虞,轉請行政院聲請釋憲,雖然法務部認為,大法官解釋所承認的婚姻自由及婚姻,是以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結合為前提,同性婚姻並非憲法基本人權,不受憲法第22條保障,因此《民法》相關規定不違憲,但行政院仍轉請大法官釋憲。
 護家盟秘書長張守一指出,他們尊重同性伴侶的存在,雖然同性戀在國內是少數,但願意接受立法院訂立專法規範,保障其權益。不過護家盟也提出法務部數據,迄2016年5月止,全球有23國承認同性婚姻,但多先採伴侶制,再實施同性婚姻制,僅南非及以色列2個國家直接實施同婚制,另有15國僅承認同性伴侶而非同婚。值得關切的是南非愛滋病患迄今已逾700萬人,佔全國人口數13.2%,而且每天達上千人速度成長。
 「大法官釋憲要承擔歷史的責任!」天主教主教團秘書長陳科神父呼籲,大法官審理同性婚姻釋憲案,除了考量法律技術面外,還要本乎自己的良心,回到事實的真相,回到自然律,因為男女結婚,是為了繁衍後代,法律是來保障自然律的婚姻制度。
 陳神父認為,男女結婚還有新身分,得當父母,肩負起教養子女身心靈的責任,陪伴孩子一路成長到成人。但有了同婚後,他擔心同性戀者領養的孩子,至少有一方不具血緣關係,面對不是親生的孩子,如何保證孩子能在健康家庭成長。

 


閱讀 2540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