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5
記者黃玉琴高雄報導
高雄靈糧堂釋經講座》 從咒詛轉向讚美 在神的憐憫中得力

與會者。黃玉琴攝

 3月3日由高雄靈糧堂舉辦的釋經講座,邀請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蔡麗貞博士就「咒詛詩在基督徒禱告操練中的困境」為題,說明聖經中較難被接受的咒詛詩定義和五種解釋角度,以及在教牧上的應用。
 提到咒詛詩的標準,蔡院長表示,舊約學者的看法不一,有人認為不是含有咒詛成份的禱告就算咒詛詩,而是必須在整篇經文的主軸和主題,著重於詩人求上帝公正地處罰惡人,才能列為咒詛詩。因此某些學者堅稱真正能稱為咒詛詩的,只有詩篇55、59、69、79、109、137這六篇。
 咒詛詩牽涉到兩種解經模式,即批判式的解經模式及基督教化的解經模式。前者反映較多天然的人性,後者則認為咒詛詩是聖經的一部份,所以是禱告的範本,詩人所咒詛的對手是神國的仇敵,希望在咒詛詩中將之完全消滅,因此大多數人比較接受這個模式。「不管哪一個解經模式,我們都不能有二元論的想法,認為舊約教導我們要報復仇敵,而新約則是要我們愛仇敵,聖經不是簡單的二分法。」
 面對令人難以接受的咒詛詩時,蔡院長認為有五個解釋的角度:敵人結局的預告、特定的歷史因素與對象、訴諸神審判的禱告儀式、詩歌體的誇飾表達、疏導沮喪心境的管道。
 12世紀最有名的解經家,也是影響馬丁路德最深的呂赫(Lyra)認為咒詛詩確實是表達願望的祈使句,但在解釋時需要訴諸其歷史背景,另外他也認為希伯來詩歌體往往帶著人的情緒和憤怒,這與基督的信仰並不衝突,尤其當人們受到無情的打壓時,面對不公平的世代,受逼迫的人自然就會以咒詛式的禱告來捍衛自己的權益。
 北歐宗教比較學派的學者S. Mowinckel則認為咒詛詩乃訴諸上帝審判的一種禱告儀式,這是古代近東流行的報復方法,所不同的是,外邦人訴諸撒但的力量,而以色列人則是訴諸耶和華的力量。
 美國天主教大學神學院教授Anne Marie Kitz專研宗教比較和考古,她比較了赫人和亞喀得文獻後,發現聖經的咒詛詩與古代近東咒誓文字非常相似,上帝用近東文化來啟示祂的百姓,讓他們明白禱告得力的重點不在於儀式或使用的語言及內容,而是在於禱告的「對象」。
 在將咒詛詩帶入教牧輔導的應用時,蔡院長認為羅馬書十二章是最好的典範,「咒詛詩的精神在於不要自己伸冤,要將主權交給上帝。禱告就是主權轉移,聽憑主怒。不為惡所勝,反倒要以善勝惡。」
 咒詛詩可說是人在沮喪時很自然的發洩,也是無辜人遭逼迫的心路歷程,藉由禱告來宣洩憤怒和鬱悶,因此蔡院長在結束禱告時說:「求祢恩待我們,願聖靈在我們心中更新,賜下更多主的愛,使我們從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漸漸學習以善勝惡,以愛對待逼迫我們的人,幫助我們用宏觀的角度看見祢坐著為王,給我們憐憫愛仇敵的心腸。」


閱讀 3548 次數
《國度復興報》誠徵全台各縣市及離島特約記者
2021國度復興合一禱告聯盟廣告刊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