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4
記者高怡玲台北報導
748號解釋文  學者籲從長計議減緩社會衝擊

748號解釋文研討會。高怡玲攝

 

 去(2017)年5月大法官的釋字第748號解釋文,並宣布兩年的落日條款,相關立法若無法在兩年內完成,同性戀者即可在戶政機關登記結婚。明(2019)年5月24日即屆滿兩年,國立中正大學法學院東亞法研究中心於9月22日在台大法律學院霖澤館舉辦「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解釋學術研討會-立法模式之探討」,邀請學者專家就「同性二人永久結合關係之可能規範模式」主題,分別從法學角度討論第748號解釋、同性結合家屬的立法芻議、同性婚姻立法相關問題及立法後的親子關係。

 會中除台灣學者、律師及法務部政務次長陳明堂參與討論外,日本東京大學法學部、民法權威大村敦志教授還遠從日本到台灣來分享與學習。22日上午場,曾品傑教授(中正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就同性結合家屬的立法芻議表示,若論立法成本與法律一貫性,建議現行民法婚姻章仍限於一男一女結合的規定,但增設第六章第二節同性結合家屬的規範,使同性二人得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的永久結合關係,以符合釋字第748號的解釋意旨。

 曾教授指出,釋字第748號解釋所謂的「婚姻自由」,是指同性二人獲得平等保護。惟基於異性婚姻與同性結合是在自然生育上的差異,在《民法》親屬編第二章婚姻、第三章父母子女、第四章未成年人的監護等規定,原則上僅適用異性婚姻,基於異性婚姻與同性結合的不同作為分別規範,更能尊重台灣社會多數群體行之有年的法制,且能兼顧同性性傾向的結合立法需求。

 

德國從同性登記伴侶制改同性婚姻  迄今仍有爭議

 戴瑀如教授(台大法學系)則從德國民法納入同性婚姻帶來的疑義,檢視我國立法方向,她說,德國在同性婚姻平權歷經多年,一夕之間由同性登記伴侶制改為同性婚姻,迄今仍有爭議。反之,台灣立法者面對釋字第748號限期的立法任務,社會未達共識,且又要符合釋字748號所要求,平等保障相同性別者的婚姻自由,非屬易事,也需從長計議。因此,期許立法者在法律修正或制定的內容上,能不偏離民法親屬編的架構,且能兼顧相同性別者締結婚姻及組成家庭的權利。

 此外,多數家庭最在意的同婚法制化後的親子關係,鄧學仁教授(中央警察大學法律系)表示,幸福家庭的夢想是許多人嚮往與追求的,但相愛的同性二人可以擁有具備血緣的下一代嗎?他說,現行親子法的相關規定均建立在異性婚姻架構,即使明年同婚立法,能否適用於同性婚姻的親子關係?而面對同婚者已有子女,必須重新辦理「收養」,才能確立跟現在子女的親子關係,同婚立法後,還要面對收養申請潮的問題。他表示,同性婚姻法制化後,同性婚姻者欲擁有婚生子女,考量同性婚姻與異性本質的差異,建議增設專章以資因應:第一,增設排除異性婚親子關係的規定;第二,增設同性婚姻者須依《人工生殖法》的方式受胎者,子女始得視為婚生子女的相關條文,若未依《人工生殖法》受胎,不得視為婚生子女,由分娩之母決定向生父請求認領,或由生父認領,或由同婚者收養。第三,同性婚姻法制前已有子女,其一:A卵B生於親屬編施行法增設就地合法、其二:A卵A生適用繼親收養原則認可若不利子女例外不認可、其三:一般收養應依兒童權法規定依子女利益無須另外立法。

 談及對許多宗教信仰的衝擊,其中以基督教來說,「倘若立法過了,教會中所教導的一男一女可能會抵觸現行法的規定。」曾品傑教授會後受訪說,所以許多學者舉辦多場的研討會、各單位的公聽會,就是希望減低社會大眾的衝擊。以同性結合家屬、同性伴侶制,當事人的權利義務關係,到婚姻的規格,其實有很大的範圍可以討論。但至少在名稱上,作出區別的話,他說,我國的婚姻制度是可以保留,毋須變更仍可執行。另外一方面,釋字第748號解釋讓同性二人可以成立永久結合關係,這個對於在許多宗教的教導上,會比較單純,也不具爭議。其中更多因素考量不僅只是北部資訊傳播發達的社群能夠接受,更是考慮到中南部、偏鄉及外島的整全文化、價值觀、思維及諸多規定都需整體了解,以及社會大眾接受度。

 他表示,因此,許多學者會都建議從家屬法制開始做改變,之後的制度、規範再慢慢往上加碼,至少在稱謂上,例如同性二人稱謂,在法律上即可說明是「同性結合家屬」,這對整體制度的幅度衝擊也較少,期盼更多的考量減緩對社會的衝擊。

 


閱讀 159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