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6
記者劉以琳採訪報導

 

 為幫助牧者及會友能以合宜的態度與方式,處理在教會中發生的性傷害事件,本報記者於10月4日專訪到教會人權促進聯盟謝娜敏老師(中華信義神學院),從關顧與輔導的角度來探討這方面的牽涉的議題。
 謝娜敏老師說,大部分弟兄姊妹對於牧者、屬靈領袖是有一個高度的信任,甚至也完全的順服與委身。因此遭受屬靈長輩的性騷擾或性侵害,情緒與認知會產生相當的混亂。對教會權柄信任感的喪失,使得要不要說出這事,向誰說,或者要不要向當局通報或申訴,都成了不容易的決定。若有人能協助當事人,釐清混亂的思緒,說出她/他的故事,聽進當事人所要表達的,都是療癒的一部分。
 謝娜敏老師表示,任何傷害事件的發生,不是以法律管道來處理事件本身就可以解決,法律重點在判罪與量刑,司法的調查過程,講求舉證,法庭上的攻防與交叉詰問,都容易讓受害者有二度傷害的感覺,除非受害者心靈夠堅強,否則並不鼓勵上法庭。教育和教會系統的調查,目的在挽回,透過調查過程,不只還原真相,也讓加害者能知罪、認罪、悔罪,讓受過性傷害調查訓練的專業人士為佳。
 另外,在處理性騷與性侵事件的申訴委員,有時忙著追究事實,忘了釐清受害者的訴求,未能針對受害者的訴求提供滿意的答覆。受害者不滿時,自然向外求援,事情就容易愈演愈烈。有時受害者的訴求很簡單,就是對方誠懇道歉,或保證這樣的事不會在教會或機構中再度發生,或懲戒與賠償。委員會若能針對訴求,盡力達成受害者的訴求,而不是想辦法文過飾非,淡化事件,應會有較好的解決。
 根據調查,性騷擾與性侵有百分之七、八十是來自熟人所為,因為我們對熟人會卸下心防,所以讓對方有機可乘。因此在教會中不要忽略教導基督徒「既是義人,也是罪人」。義人是聲稱,罪人才是我們的實質。因此人不可能不犯罪,包括牧師、長執與自己,一生都要對付罪性與罪行。有這樣的認識,才不會在分寸界線的拿捏上失去警覺心。或許會減少傷害的發生。
 從加害者的角度來看,其實沒有一個人是一開始就要傷害人,在教牧情境,也可能是長期過勞、壓力使一個人的生理、心理及道德的免疫力降低。這是整個系統的問題,可能大家都有責任,需要一起來承擔。若有重擔可一起承擔,若感受到有狀況,多一份關注和憑愛心說誠實話的提醒,或許就可避免憾事發生。


閱讀 7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