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
記者魏麒原台北報導
反對通姦除罪化 維護婚姻家庭價值

(左起)曾獻瑩、許幸惠開線上記者會,反對通姦除罪化。擷取自風向視訊平台

 

 針對大法官會議於3月31日進行「通姦除罪化」言詞辯論,反對通姦除罪化的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幸福盟),4月1日由幸福盟理事長曾獻瑩,邀請參與大法官言詞辯論的許幸惠女士(最高法院退休法官、祥和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召開線上記者會,述說反對通姦除罪化的理由。

 大法官重提20年前鬧得沸沸揚揚的通姦除罪化案件,許幸惠表示,她很高興有機會在大法官會議上表達反對通姦除罪化,特別是法務部昨天在會中多次提出民調,有7、8成受訪者反對廢除通姦罪,因此當大法官會議討論做決議時,最好接地氣以符合民意,若可以通姦,不就鼓勵大家去找第三者,造成社會亂象。大法官釋字554案對於維護婚姻的價值、維繫家庭寫得很清楚明白,而且《刑法》239條法條原意,在於維護社會利益大於個人的利益。希望變更大法官釋字554案、支持廢除《刑法》通姦罪的朋友,案子最好送立法機關審議,或交付公投,才能夠推翻大法官釋字554案決議。

 「通姦不是好事,進入婚姻都要受約束,如此才能保護婚姻跟家庭。」許幸惠說,把性跟婚姻分別看待是西方個人自由主義的思想,各國國情不同不能一視同仁,《刑法》239條通姦罪也應保護無辜的被害人,婚姻被破壞,等於破壞家庭,每個家庭動搖,社會就散了。況且大法官釋字554案不只保護個人的婚姻,更是保護社會的婚姻制度,所以通姦罪不是小事,會動搖國本。

 其次,當通姦行為發生時,沒做錯事人的人權在那裡呢?主張通姦除罪化的人,認為國外可以民事求償即可,只是國外跟台灣民情不同,保障被害人的權益的配套法律,不管是刑事或民事同樣都要負通姦舉證責任,深植人心的是,決定解除婚姻的人,或出軌做錯事的一方,通常得付二分之一以上共同財產的極高代價。

 因此,要廢除通姦罪,必須先修改相關配套法律,包括《刑法》、《民法》保護沒做錯事之人的人權。通姦罪當初立法是維護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進入婚姻一定要守規定,重點應不是廢除刑法239條通姦罪,而是重新思考「通姦」的定義,以維護良好社會民情風俗及社會公共秩序。

 曾獻瑩補充表示,依據《刑法》第239條:「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意即「出軌配偶」及「小三/小王」都應被處罰,為一男女平等,保護家庭之法律。

 幸福盟愛家夥伴們支持2002年大法官會議釋字554案的論點,通姦罪為「社會生活之基本規範」並且有「增強人民對婚姻尊重及維護婚姻與家庭制度」的功用,且對婦女及下一代的保護。他認為主張廢除通姦罪者有五大迷思要釐清,一、通姦罪並非壓迫女性之法律,台灣通姦罪可由任一方配偶提出,法律之前男女平等,譬如印度通姦罪,妻子不得向外遇的丈夫提告,丈夫卻可對出軌的妻子提告,所以印度才廢除不公平的通姦罪。二、再則婚姻絕非「私人」之事,維護婚姻家庭具有重大國家公共利益,保護弱勢及下一代。第三、「通姦罪並不能杜絕外遇現象」也不能成為通姦除罪化的理由,若是依此邏輯,殺人罪也不能杜絕謀殺事件,是否也要廢除殺人罪呢?法律是叫人知罪,但教化人心還需教育及社會文化等各方面整體共同努力。第四、各國國情不同,不能其他國家廢除通姦罪,台灣也跟著廢除通姦罪,台灣有不同的民情,譬如美國仍有20多個州處罰通姦罪。第五、婚姻具排他性的,跟性自由是衝突的,進入婚姻就應該受限制。


閱讀 131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