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0
記者魏麒原採訪報導
為糧荒未雨綢繆 期許教會建構農糧產品契作平台

為糧荒未雨綢繆。圖為國產洋蔥採收,擷取自農糧署官網

 

 「糧荒、乾旱是新冠肺炎病毒衝擊,下一個要面對『雖不緊急但重要』的難題,預估6月問題就會逐漸浮現檯面。」水利專家游進裕博士(國際水利環境學院研究員兼教育研發組長)說,全球化趨勢的產業供應鏈,因著疫情徹底瓦解,「斷鏈」存在各行各業,在疫情逐漸緩解氛圍,已有8個糧食肉類生產大國改變糧食出口策略求自保,加上氣候異常乾旱,糧荒迫在眉睫。

 

20200510WEI01

游進裕博士受訪。魏麒原攝

 

全球產業供應鏈「斷鏈」效應 各國先求自保

 伴隨防疫而來的封城鎖國策略,跟看重成本、效率的全球化趨勢相反,讓全球產業供應鏈徹底斷裂,碎裂到難以連接。當疫情趨緩,各國開始解封,從「斷鏈」慘重教訓中,痛定思痛,修復「斷鏈」過程,不再追求以成本效率的全球產業供應鏈,而以維持國家生存基本的安全考量核心取代。

 游博士說,未來世界各國接回產業供應鏈,會以最短距離接回供應鏈,把關鍵產業留在自己國家自保,學習台灣的防疫自保模式,特別是「口罩國家隊」。口罩不是高科技產品,台灣原有口罩工廠大部分外移,等到疫情發生,原有的生產量根本難以滿足需要。還好適逢春節假期,許多技術師傅正在台灣過農曆年,這些人才成為口罩生產鏈的重要接合點,再搭配國內擁有石化原料生產的能力,從源頭到製品,人才鏈及物料鏈均未斷,以致能口罩供應不虞匱乏,甚至還可出口做外交。

 同樣基於安撫民心的理由,世界主要農產品生產國開始選擇把自家糧食留在家裡,已有超過8個主要出口國這樣做,像稻米重要出口國越南開始管制稻米的外銷,有的國家不賣肉類。游博士說,糧食生產有季節性,預估今年糧荒時間點可能在6月之後開始浮現;台灣稻米產量是足夠的,但7成糧食依賴進口,俗稱「黃小玉」的黃豆、小麥、玉米更是進口大宗,用以生產飼料與肥料,進口糧食若受影響,同樣會影響農產食品供應;另一個影響因素,在於因著氣候變遷,台灣中南部已缺水,接下來到6月將是一期稻作灌溉的重要時刻,倘若無水灌溉,稻穗就結不了穀粒,然後就無法收成。屆時若糧荒發生,即使有錢,也得花數倍的價格跟全世界搶糧。

 

20200510WEI03

西瓜盛產。擷取自農糧署官網

 

20200510WEI04

國產洋蔥。擷取自農糧署官網

 

教會可以扮演的角色

 面對新冠肺炎的衝擊,游進裕博士說,從今年農曆過完年,環境守望網絡持續關注疫情發展,透過禱告祭壇,更深尋求神的心意,而疫情在復活節過後,走向漸明朗。新冠肺炎疫情所帶來的衝擊,超乎所有專家學者的想像,原有評估預測模式都派不上用場,卻對人類社會如此真實的衝擊。譬如原本人滿為患的shopping mall,受疫情衝擊,門可羅雀。小吃店、餐廳歇業,菜賣不出去,連生產端的農民都叫苦連天。以果菜批發大宗的雲林西螺市場為例,原本一天交易量可達1,000多噸,因疫情銳減2成,且價格也下降超過2成,農民收入近乎腰斬,甚至因而想棄耕棄收。過去4個月,乾旱、蝗災帶來的糧荒危機,隱約已透過不同來源所得到的資訊逐漸顯明,雖然政府知道乾旱、缺糧問題的嚴重性,因忙碌奔波於防疫、抒困救濟,實在難以再分心關注。

 在這樣氛圍中,教會能扮演什麼角色呢?游博士認為跟商業社會的信用交易行為不同,乃因教會的弟兄姊妹普遍存在著出自牧養關係的信任感,疫情衝擊下,也是教會出來為國家社會做點事的很好契機,扮演「契作」平台的角色。

 都市型教會有消費者,鄉村型教會的會友則有農林漁牧第一線的生產者,透過都市與鄉村教會連結,配搭牧者跟會友之間「你出事我挺你」長期建立的信任感,從看得見的農林漁牧產業做起,「我挺你度過現在難關」(保證價格收購生產的農產品,不再價賤傷農),「你挺我度過未來的難關(糧荒時,農產品仍以契價契量供應,讓消費者安度難關)。

 游博士說,以目前產能估算、物流科技及第三方支付金流的成熟度,建構這樣的糧食契作平台,技術難度並不高,而且教會只協作生活的必需糧食,不做高端的奢侈品項,類似「方舟保種」概念,既能保存繼續耕種的土地,也能創造出農作物耕種的就業機會,某種程度上更可減輕糧荒衝擊。相信當這樣的系統一開始進行,當糧荒浮現,教會自然就會對台灣產生莫大的影響力。


閱讀 252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