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7
記者魏麒原台北報導
快樂服事撒福音的種子 定意要祝福別人

包美聖用歌唱作生命見證。魏麒原攝

 

 「看看我、聽聽我,我裝扮為了妳、我歌唱為了妳;朋友!…」動人又耳熟能詳的校園民歌手包美聖獻唱〈看我聽我〉,歌聲在南京東路禮拜堂教堂神聖空間迴響激盪著。不是民歌演唱會,而是包美聖藉著懷舊歌曲,於9月10日在南京東路禮拜堂現代人生活講座,以「為了誰,請你來信主」為題,娓娓道出她過去30年歷盡風霜的生命見證。

 

20200927WEI22

包美聖在現代人生活講座分享。魏麒原攝

 

 邁入耳順之年的《金韻獎》校園民歌手包美聖,走過60、70年代清純校園民歌手的青澀,歌聲依舊動人,帶領與會者合唱〈木棉道〉、〈外婆的澎湖灣〉、〈小草〉等一首又一首膾炙人口民歌,喚醒眾人對校園民歌的甜美記憶,包美聖同時訴說她生命的掙扎,盼望在價值混淆的世代裡拯救更多的靈魂。
 對於自己現在的心境,她以〈看我聽我〉民歌說分明,「看我,你會看到一位基督徒。聽我,你會聽到一段福音。我看,我會向上仰望神,我聽,我會聽神的差遣。快樂服事,去灑種,栽種或澆灌,總之,定意要成為別人的祝福。」她勉勵與會的基督徒要堅定信仰,才是蒙福的關鍵,若還沒信主,也要早早信主,讓自己成為自己、父母、配偶及子女的祝福。
 信仰擺盪的掙扎
 包美聖跟丈夫定居在新竹,她現在是教會的小組長,因有抗癌經驗,小組取名「拉法」,牧養癌症病友及親友,盡其所能幫忙病友找到生命的出路。回憶自己的信仰歷程,包美聖說,她在讀大學時就信主,但信仰卻依舊擺盪,還曾改信佛教,但生命沒有歸屬感,直到母親過世,她自責3年,選擇重回教會,徹底認罪悔改重回阿爸天父的懷抱,這才找到生命的出口及喜樂的泉源。
 人生若以10年為一個階段,包美聖說,30歲的那10年對她來講是「熱鬧非凡,勇往直前拓荒」,她1989年去美國,被大姊帶著參加教會活動,離鄉背井的她,覺得教會很溫暖,於是就信主受洗成為基督徒。然而,信仰真理並不扎實的她,遇上好友罹患大腸癌,她禱告神,呼求神大能的醫治,好友卻依舊不敵病魔離世,留下3歲稚兒。因著禱告不蒙垂聽,讓她對信仰失望,逐漸遠離神。回台灣後,就開始接觸已故作家林清玄的生命哲理作品,研讀佛法,思想因果、生死輪迴議題,還吃素10多年。
 2005年她參加「民歌30」演唱會,跟施孝榮、馬兆駿等基督徒歌手同台,只是他們傳福音,她讀她的佛法,彼此沒交集。然而2007年與她同是校園民歌手的黃大城,卻因罹患胰臟癌過世,再次打擊她對信仰的看法。她以〈一窗清響〉民歌訴說當時的心境,雖然世界就像一首詩、一首歌令人陶醉,但死亡卻總是「對我默默無語,永遠一樣,無聲無息。」讓她不解的是,照理說佛法無邊,黃大城應被救離苦海,依舊辭世,佛法也給不出人究竟要往那裡去的答案。
 喪母傷痛 讓她重回天父懷抱
 「媽媽生病過世對我是重重一擊,自責3年才走出喪母之痛。」包美聖說,在黃大城過世後,她又遇上摯愛的母親辭世。父母雖是基督徒,但沒讀經禱告、沒去教會聚會的信仰生活。當年家人看見媽媽癌症復發,病情急轉直下,知道媽媽來日不多,心中充滿恐懼,家人避談死亡,也沒做好媽媽過世的準備。她永難忘懷跟媽媽最後一刻相處的對話,記得媽媽最後一次進醫院前,用手捏了她的右手兩下說:「女兒,這回我要死了!」那時她只是安慰母親,也沒跟母親一起禱告神,然後媽媽住院,就因腦出血陷入昏迷,再也沒有醒過來,40天後就過世了,沒跟媽媽一起禱告,成了她最大的遺憾。
 包美聖藉由歌手羅大佑創作〈愛的箴言〉歌曲,「愛是沒有人能瞭解的東西,愛是永恆的旋律…」懷念母親養育之恩的造就,腦海每每浮上與媽媽最後相處的片刻,惱恨為何當時沒跟媽媽一起禱告?跟母親道歉、道謝、道愛、道別。唱到傷心處,不禁潸然淚下,令人動容。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包美聖說,信主不一定海闊天空,天色常藍。走過信仰焠煉歷程,如今她倚靠神得著平安跟喜樂的泉源,開放家庭成為關顧罹癌的病友的「拉法」小組,每天為小組姊妹提名祝福禱告。即使仍有一位病友姊妹不敵病魔,2年後仍息了地上勞苦,安息主懷。因著重回天父懷抱,已挪去內心死亡的陰影,與病故的姊妹只是暫別地上,相信有朝一日仍得在天家相聚的永生盼望,因此不再愁苦。
 包美聖說,如同詩篇九十篇10-12節所講,人生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應當呼求神賜下智慧,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被主接走的孫越叔叔也曾說,「珍惜人生的好時光,就像喝一杯美味的咖啡,要一小口一小口喝,慢慢品嚐直到最後一滴。」活在當下的我們,不僅要把握機會跟即將離世的親朋好友道歉、道謝、道別、道愛,更要把剩餘的年日用在刀口上,愛神愛人,為主作見證,廣傳福音,成為祝福別人的器皿。


閱讀 19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