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8
記者魏麒原台北報導
2020台北研經培靈會》學習用詩篇禱告 得著上帝的應許

黃正人老師。擷取自台北研經培靈會直播

 

 2020台北研經培靈會於10月6-8日在南京東路禮拜堂舉行,「穿透黑暗的明光」是今年主題,黃正人老師(中華福音神學院舊約老師)選用詩篇第二篇、二十七篇及一三三篇,回應大會的主題,6日傳講詩篇第二篇「加入基督的禱告:得著這個世代」信息。
 新約經常被引用的舊約經卷是以賽亞書及詩篇,其中詩篇第二篇相較於詩篇其它篇的詩,在使徒行傳、路加福音、希伯來書被大量引用,黃正人老師說,同屬詩篇序言的第一篇及第二篇,為何講君王、領袖、審判官的第二篇,距離個人的感受很遙遠,會如此重要呢?
 黃正人老師說,古近東的歷史背景中,以色列、猶大國的北方有亞述、巴比倫及波斯帝國所在地的兩河流域,南方則是埃及所在尼羅河流域,以色列、猶大國大部分藩屬國,看南北兩地的大國臉色,最後以色列跟猶大國相繼亡國。所以「敵擋耶和華並祂的受膏者」(詩二2b)指的應該不是實際的政治面,應把視野拉到神國度的眼光,是世上君王商議要擺脫神的主權、管治及末世的計劃。譬如彼拉多、猶太教領袖禁止傳福音(徒四)、巴別塔(創十一)、神的兒子娶人的女子為妻,人越過受造的界限(創六)。
 詩篇二篇6-7節經文中,上帝回應起來反抗的地上君王,卻只是宣告祂已立君王在錫安聖山上,還與受膏者以父子關係相稱,「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黃老師說,這裡稱的「父子關係」有約的源頭,是上帝與大衛所立的「大衛之約」,上帝喜悅大衛王想蓋聖殿尊榮祂,而與大衛立約。「我必使你的後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我要做他的父,他要做我的子。」(撒下七12-14)所以這裡講的「父子關係」應放在大衛之約的背景中理解,不是講君王的神性,而是收養的關係,接續大衛作王的後裔,這個受膏君王成為神的兒子,也是基於大衛之約,並非如埃及人一樣把神性歸給法老。
 受膏君王必須是禱告的君王
 「受膏君王只要禱告,就能兌現統治萬國的應許。」黃正人老師說,受膏君王必須是禱告的君王,藉著合神心意的禱告,建立統治的基礎,以及得勝的應許。「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詩二8)因此,受膏君王最關鍵的事,在於捉住與神緊密相連的父子關係,理解、認同及委身神的旨意計劃。譬如同是受膏君王的掃羅跟大衛,兩者的差別,在於掃羅也許是一個更有效的統治者,大衛犯下的罪更甚於掃羅,但掃羅卻偏行己路,選擇不順服上帝旨意,大衛雖然犯了很多罪,但每一次犯錯,仍來到上帝面前認罪悔改,接受上帝的管教,蒙神喜悅,成為以色列君王。
 列王紀記載,上帝判斷好王或壞王的標準,不是治國績效或國家強盛,而只是君王是否單純帶領百姓敬拜神,這也是上帝希望神的兒女為人處世最重要的標準。黃正人老師說,面對事情,我們禱告,做我們能夠做的事,做忠心管家,凡事認真籌畫,即使搞砸了、犯錯都沒關係,我們不是有策略、有能力的領袖,一切都OK的,神不會跟你計較。按著詩篇第二篇的觀點,君王強不強不重要,上帝只計較一件事,就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因此,與神同行、事奉神的人,通常是個禱告的人,能夠理解並降服於神的心意,無論事情成就與否,均把榮耀歸給上帝,不誇口、不高舉自己,竊取神的榮耀,單單把榮耀歸給神的奇妙作為。
 詩篇是基督的禱告
 黃正人老師說,詩篇可按照個人或整體的視野,有不同的禱告需求。一、詩篇是我的禱告。約翰‧加爾文(Jean Calvin)認為,每個人不管處在任何景況,都可在詩篇找到符合心境的詩篇,但若按自己的靈性經歷和回應,選擇性讀詩篇,常會略過不少篇詩,幾乎永不讀某些篇的詩。二、詩篇是我們教會的禱告。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認為詩篇是眾聖徒的禱告,是全教會的禱告。「我們為別人禱告,別人也為我們禱告。」
 三、詩篇是基督的禱告。若從整個詩篇來看每一篇詩篇,我們就被邀請進入神國度的計劃與心意。以整體來看,詩篇的編排者說這是大衛的禱告,大衛的禱告回應了上帝在大衛之約中的應許。詩篇第二篇關切上帝對受膏者的心意是否成就,即使當時以色列已經亡國,然而新約使徒行傳、希伯來書的作者卻引用詩篇第二篇,把受膏者指到耶穌基督的身上,詩篇成為受膏者的禱告。
 詩篇第三篇是大衛的詩,第三篇一開始就是受膏者在禱告,那時是大衛兒子背叛他,國家分裂,是他人生最黑暗的一天。黃正人老師說,第三篇是對「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詩二8)的回應,整個詩篇可說是大衛用以回應上帝在第二篇應許的禱告。教會弟兄姊妹加入詩篇禱告,應對神的作為充滿好奇、火熱及期盼,亦即跟著基督一起禱告,與受膏君王緊緊連結,並用合乎基督心意的單純動機服事祂,帶來工作的動機、方向、能力,得著這個世代。


閱讀 113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