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01
國度復興報

「有客自遠方來,不亦悅乎!」著名的佈道家及神學家唐崇榮博士,一○○年十二月二十、二十一日分別在台北及台中舉辦聖誕佈道會,二十日晚在國父紀念館唐崇榮指出,真正的聖誕節,是神差耶穌自最遠的天國來到人間,不只在人間講道,而是道來到人間;兩晚佈道會共有約三千五百人與會,並有近千人決志回應神。


 【記者賴中申台北報導】「有客自遠方來,不亦悅乎!」著名的佈道家及神學家唐崇榮博士,一○○年十二月二十、二十一日分別在台北及台中舉辦聖誕佈道會,二十日晚在國父紀念館唐崇榮指出,真正的聖誕節,是神差耶穌自最遠的天國來到人間,不只在人間講道,而是道來到人間;兩晚佈道會共有約三千五百人與會,並有近千人決志回應神。

 「從來沒有像他這樣說話的」(約七46),唐崇榮指出,因為耶穌從天上來,說的是天上的話,「你能想像法國來的特使,會說國語、台語、原住民語,卻不會說法語嗎?」他引述著有《法國革命史》的蘇格蘭歷史學家湯瑪斯‧卡萊爾(Thomas Carlyle),向意欲創立人文宗教的社會學之父奧古斯特‧孔德的建議說,一個偉大的信仰領袖必須:一、說別人未曾說過的話,二、做別人未曾做過的事,三、向世人宣布自己何時死亡,並且死後三天復活!

 約翰福音七章中差役指稱耶穌所說的話,一千八百年後被湯瑪斯再次指出,唐崇榮話鋒一轉,談到二○一一年發生不少重大之事,幾位恐怖與獨裁領袖都死了,像是格達費、賓拉登、金正日等人,「這世界最有權力、最有榮耀的人,時間到了仍要被從其位拉下來,不得不伏在神的權能之下」;即使是孔子、釋迦牟尼、亞里斯多德、穆罕默德都說不出如耶穌般所說過的話,因為「暫時的人不能出永恆之言。」

 「今日經濟衰落的歐洲,二十多年前我便已說過」,唐崇榮以二十世紀初史賓格勒(Oswald Spengler)在《西方的沒落》書中的提醒指出,全世界最偉大的三大文化─希臘、印度、中國,皆為追尋「道」的文化;希臘文化找到道的存在,印度人明白超自然的奧秘,中國人則「善於將信仰變成現實生活的幫助與提升」,這是中國人的優點也是缺點。

 唐崇榮特別推崇中國孔子與老子兩位思想家,孔子曾說「吾信而好古」,因為孔子珍視古人傳下來對道德、對禮的尊重,而且他還說「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唐崇榮認為孔子真可作我們的老師;最令唐崇榮驚奇的則是老子,短短五千餘字的《道德經》,開宗便說出「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指出有限的怎可談論無限,無限怎可在有限之中,此外「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則與聖經的「我今日生你」(來一5)有異曲同工之妙,將道的神性本質想出來了!

 最後,唐崇榮以約翰福音一章論及的「道」作結,並大聲疾呼「耶穌愛你,將神的道有形有體的帶給我們,而且一切的豐盛都在耶穌基督裡!」他多次呼召與會者決志,並將自今年一月十一日起,每週三晚上於台北懷恩堂舉辦「約翰福音講座」,歡迎所有人前往參加。

閱讀 397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