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5
國度復興報
約書亞記 關乎神永恆旨意

圖,尹箴攝

「2013年青年聖經講座」十月十至十三日在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舉行,與會者包括老中青三代,人數相當踴躍。講員陳希曾博士今年的主題為「約書亞記一瞥-約書亞的長日及其他」。
陳希曾博士指出,聖經第一次提到約書亞,是在爭戰的時候。


【記者尹箴台北報導】「2013年青年聖經講座」十月十至十三日在劍潭海外青年活動中心舉行,與會者包括老中青三代,人數相當踴躍。講員陳希曾博士今年的主題為「約書亞記一瞥-約書亞的長日及其他」。
屬靈爭戰的原則
 陳希曾博士指出,聖經第一次提到約書亞,是在爭戰的時候。那是以色列人出埃及到第十站利非訂,因亞瑪力人偷襲而爭戰,當時約書亞奉命率百姓出征,終於得勝,秘訣何在?「摩西何時舉手,以色列人就得勝,何時垂手,亞瑪力人就得勝。」(出十七11)約書亞記告訴讀者,所有在迦南遇見的敵人其實都是在曠野遇見的,這本書具有歷史性,也有其永遠性,除了是一本歷史書外,在真理上則在在顯出屬靈爭戰得勝的關鍵不在自己,而在乎倚靠神。在曠野,以色列人經歷神日日供應嗎哪,磐石出水,但同時也有仇敵存在,此即聖靈與肉體的爭戰,亞瑪力人代表肉體,經常趁隙偷襲,叫人失去見證,惟靠聖靈才能戰勝肉體。
 陳博士說,約書亞記的作者約書亞是以法蓮支派、嫩的兒子,是約瑟的子孫。他經歷過與亞瑪力人的爭戰,是摩西五經的見證人。創世記十二章以前,提到人類墮落三部曲,亦即罪、肉體和世界。然而,縱使人類在拜偶像的世界犯罪墮落,神依然作事,祂揀選亞伯拉罕為救恩之始,代替亞當成為新的族類,從一人、一族到一國,二千年後主耶穌降生在伯利恆成為救主,使救恩能夠完成。從亞伯拉罕到雅各的經歷,也應是今天基督徒的經歷,例如亞伯拉罕過信心的生活,顯示出基督徒今天也應過信心的生活,又如亞伯拉罕築了四座壇,代表基督徒應過奉獻的生活。
約書亞記與摩西五經環環相扣
 在人類墮落後,神又找到一塊地一條河,代替起初的伊甸園,如果人類沒有犯罪,那麼應該生養眾多,遍滿地面,而且無論在何處,百姓都順服神,就使撒但蒙羞。因此神揀選迦南地作為全地的代表,也代替當初失去的那塊地。「那日我向他們起誓,必領他們出埃及地,到我為他們察看的流奶與蜜之地;那地在萬國中是有榮耀的。」(結二十6)當人類犯罪墮落後,全地都伏在惡者手下,神揀選迦南地,讓亞伯拉罕的子孫像海沙與天星般遍滿全地,且腳掌所踏之地都能得地為業。據此可以看出,約書亞記與摩西五經環環相扣,每一環節都很重要,而且與神永恆的旨意有關。
示劍─約書亞記的鑰匙
 迦南位於歐、亞、非三洲的交界和樞紐,從北到南的兩個點是但與別是巴,中間是示劍,以巴路山是迦南最高峰,當年神帶領亞伯拉罕舉目眺望處即在此,因此具有重大屬靈意義。亞伯拉罕到示劍後亦在此第一次獻祭(創十二6-7)。那時,神曉諭將賜地給他,後裔亦將進入應許之地。示劍原文為神的肩膀,旁邊有二山,即基利心山和以巴路山,神在此向亞伯拉罕顯現異象,數百年後,子孫也據此進迦南,拿下耶利哥,攻上艾城,到示劍,上基利心山及以巴路山宣告祝福。神在示劍賜應許給亞伯拉罕,約書亞記最後的句點也畫在示劍,證明神的應許實現了;打開約書亞記的鑰匙就是示劍。
基遍戰役
 陳博士指出,神向百姓揭開耶利哥及艾城之役的爭戰序幕後,以色列民進入爭戰核心─基遍戰役。他們進迦南先面對海拔以下四百公尺的耶利哥圍城之役,旋即經歷海拔近千公尺的艾城之役,相對於基遍戰役而言,艾城不過是練習戰而已,然而還是艱難的,圍城不是以色列的強項,耶利哥之役全靠主爭戰得勝。然而,艾城之役的戰略佈署卻是基遍戰役得勝的秘訣。
 不過,基遍戰役前出現一段小插曲,就是以色列民受騙(書九3-15)。基遍人為求生存,不惜詐騙神的選民,由於技倆逼真,百姓甚至「沒有求問耶和華」(書九14),連禱告都不需要!所幸神的百姓雖然上當但不毀約(書十6-7),就經歷神行奇事(書十8)。
南方五王求戰
 當時,神的約櫃在示劍,從地形觀之,等於神把迦南地勢從中攔腰斬斷,使南北勢力不能再相連,加上希未人(基遍)陣前倒戈,使南方聯盟氣勢大受虧損,於是耶路撒冷王邀集五王發動戰爭(書十1-5)。基遍在耶路撒冷北方約六哩處,相信此役中,以色列人仍採伏兵(書八13-22)戰術斬斷盟軍後路(書十9),因此,基遍之役五王被擊潰時不是沿原路往南撤退,而是往西北繞遠路向亞西加和瑪基大方向竄逃(書十10-11)。圍城不是以色列的專長,但曠野追兵卻是百姓長達四十年裝備訓練的強項,這時,約書亞須在五王班師回巢前,迅速摧毀敵軍,才能勝券在握,於是,約書亞作了一個名垂千古的禱告:「日頭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亞雅崙谷」(書十12)。
約書亞的長日
圖,主辦單位提供 陳博士說,戰爭應是五旬節後發生的,是關鍵性的戰役。約書亞的禱告為要癱瘓南方盟軍戰力,當太陽在基遍上空而月亮在亞雅崙谷上空時,推算起來約在七月廿一或廿二日,那天太陽約五點升起,月亮在夜裡七點出來。如果以色列「終夜從吉甲上去,猛然臨到他們那裏」(書十9)的急行軍,晚上七點起行,到第二天中午已十多小時,應無力打敗敵人,但約書亞知道在曠野他們佔主場優勢,若能殲滅敵人才能「得地為業」,所以,約書亞的禱告顯示再累也要掌握此一千載難逢的良機來完成神旨。
 希伯來原文中,「停在…止在」有「停止運動」或「停止發熱」之意。中東地區日正當中時,曝曬在曠野十分炎熱,究竟約書亞的禱告是求神把炙熱的日頭停在上空繼續乾烤曠野,還是求神讓日頭停止發熱,讓帶著濕氣的涼風吹來呢?而且竟結成冰雹,打在伯和崙下坡直到亞西加,正在前面逃竄的敵軍身上。陳博士說,這些都不那麼重要,反正神垂聽禱告,並且把敵軍交在約書亞手裡,「無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書十8)
為神掌握千載難逢的機會
 盟軍從基遍撤退,繞到瑪基大約有三百哩,若以日軌計時,如何得知日頭停住呢?陳博士指出,應是以色列軍隊回基遍時,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才知道神真的讓太陽停止運行或停止發熱了一天。
 陳博士呼籲弟兄姊妹,要為靈魂得救,也效法這「為主掌握千載難逢機會」的禱告!今人讀長日的神蹟,不應將它過於戲劇化。事實上,唯有空前絕後的禱告才能產生空前絕後的神蹟。所謂神蹟就是神在自然界動指頭完成祂旨意的軌跡。陳博士強調,不要拿神蹟來作秀,否則,就像希西家王一般,結局就是被擄到巴比倫去了。

閱讀 378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