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8
記者魏麒原台北報導
瘟疫與信仰專題》教會應進深尋求 上帝藉瘟疫所傳達的心意

邱顯正老師。魏麒原攝

 

 「瘟疫會過去,逼迫也會過去,不管是面對瘟疫或逼迫,教會應做上帝要教會做的事,訓練工人把人差派出去,讓上帝的心意得滿足。」中華福音神學院宣教中心主任邱顯正老師說,從宣教歷史的視野觀察,一個國家的興起常跟宣教有關,譬如英國、美國、韓國都以國家的力量為後盾差派大量宣教士到列國,「中國崛起」也應伴隨宣教運動而調整,神的百姓應更謙卑地來到神面前認罪悔改,尋求上帝透過武漢肺炎疫情所要傳遞的信息。

 對於武漢肺炎疫情持續的擴散,邱老師認為台灣是幸運的,因跟武漢肺炎重災區中港澳隔著台灣海峽,不管疫情高峰期是否來到,確診數仍在控制範圍內,相信對台灣的影響不是那麼大,反倒是媒體不停播報疫情對人心的衝擊還比較大。譬如,當他在菲律賓宣教時,遇上菲律賓境內有炸彈恐怖攻擊,媒體報導沸沸揚揚,但在菲律賓宣教的他根本感覺不到恐怖攻擊的緊張氣氛。另外,他曾在泰國宣教,紅衫軍示威的時候,媒體報導讓人感覺整個泰國,無一處安寧,然而只要深居簡出,也就平安無事。當然,瘟疫和恐攻或示威,性質不可同日而語,因為病毒的蔓延,眼睛看不到,會加深人們的恐懼。位在中南半島的泰國,沒有天然屏障,跟中國觀光、貿易頻繁,若不嚴格檢疫,相信疫情會比台灣嚴重。正因為台灣民眾對於疫情是心理層面的擔心害怕居多,教會聚會只要配合政府防疫要求,聚會時量體溫、戴口罩、勤洗手,感冒身體不適的弟兄姊妹不用參加聚會。相信這樣就夠了。

 

認識意識型態國家的運作

 「共產主義或伊斯蘭等意識型態掌控的國家,政府的本質是『敵基督』的,不能因為表面的經濟改革繁榮,就對其存太多的幻想,應增加文化人類學、文化及社會學的學養與觀察,才能做出最正確的宣教判斷。」邱老師說,末日迫近,教會要進入未信者世界宣教,跟牧養已進入教會的弟兄姊妹是兩碼事,牧者應從宣教學的人類學角度切入,涉獵人類學、文化及社會學,而這部分一般教會牧者比較缺乏,極需在政治、社會領域專精的弟兄姊妹論述補強。其實共產政權是個有機體,有其運作模式,高度中央集權的盲點是缺乏橫向溝通,遇上武漢肺炎病毒,地方官員隱瞞疫情、決策寧左勿右,讓昔日賴以生存的掌控模式完全失靈,百姓對政府不信任,致使在武漢還沒封城前,已有500萬人向外擴散,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也讓看似強大的中共,粉飾太平的治理模式,變成不是「多難興邦」,而是「多難穿幫!」

 聖經裡,上帝容許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擄掠猶太人70年,藉以煉淨猶太人的偶像崇拜,70年後歸回耶路撒冷重修聖殿。但不表示巴比倫王所作所為,上帝可以無限期寬容。邱老師認為,如今中共政權在中國執政邁入第71年,到底上帝還會容忍這個迫害宗教、敵基督的政權多久?值得深思的是,上帝藉由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這塊土地所要顯明的心意及作為。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中國教會是經過上帝試煉的一群,文化大革命期間死了7、8千萬人,卻也帶給中國教會「敬虔」的特質,跟自由地區的教會不同。自由地區教會文化跟社會文化是滙流在一起的,然而中國教會有幾十年的時間,因著不進入共產體制,被迫「分別為聖」,跟隨耶穌走十字架的道路,不僅與世界名利無分,還要有坐牢的心理準備,卻因被上帝煉淨,聖潔的家教會蓬勃發展,逐漸壯大。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前,幾乎每個教會都在談論如何出中國宣教,而因著「一帶一路」政策,很多教會、宣教團體早已把營運總部往外移,且差派數以千計宣教士,進到中亞、中東、非洲等地。

 從過往英國、美國、韓國等國家崛起的歷史軌跡,邱老師說,其實都跟差派大量宣教士有關,而且宣教運動都有國家資源做後盾。「宣教中國」有兩面:「福音入中國」與「福音出中國」。前者講的是教會差派工人進入中國宣教,因為中國仍是個廣大的禾場;另一方面,中國教會歷經過去40年改革開放,已有能力差派宣教士讓「福音出中國」,只是中國宣教士不但缺乏國家的奧援,反倒得處處提防自己國家監控。如今,面對宗教法對宗教信仰的箝制、中美貿易戰的經濟影響,以及突如其來的瘟疫,宣教情勢變得極為嚴峻。宗教法、瘟疫不會永遠持續存在,總會有過去的時候,華人教會最重要就是繼續落實門訓,訓練工人,等到風暴過去了,現狀改變時,就可以把工人差派出去宣教,對世界發揮影響力。

 

對台灣教會的啟發

 感謝衛福部和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努力,武漢肺炎疫情到目前為止,對台灣影響還在可控制範圍。但中國家庭教會的因應之道,仍帶給台灣教會啟發,就是當宗教法逼迫或瘟疫來到,以致教會無法大規模聚會時,10人為單位的小組聚會就可以派上用場。邱老師說,當武漢肺炎疫情擴散,中國已有某大城市教會,將原有3,000多人的教會,打散成數十個小教會,由小組長牧養、教導及門訓,做各樣的服事。

 「當面對逼迫或瘟疫時,Megachurch大教會的路線就面對極大的挑戰!」邱老師說,像這次疫情,台灣雖沒有社區群聚感染,但大教會聚會人數頓時少一半,值得牧者深思如何應變。其實大教會路線是兩面刃,大教會雖然人數多,卻有不少人是抱持「消費者」心態進到教會看表演,參與服事比例偏低,隨時會走人,所以大教會路線須搭配很強的細胞小組牧養、領袖培訓系統,且教會牧者領袖要有國度觀,差派工人遍地植堂,開枝散葉,才是正確的道路。譬如瘟疫臨到,無法大規模聚會、生病的弟兄姊妹不來,但一二十人的小組聚會仍可以進行。遇到封城、封村的緊急狀況,反倒有更多時間可以待在家裡安靜讀經禱告,網路沒有中斷的話,依舊能透過群組牧養小組弟兄姊妹,正是落實信徒裝備、靈命塑造的好機會,不見得全是壞事。


閱讀 192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