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6
香港國度興報記者莫嵐報導
家庭、職場成為Ekklesia 祝福世界

香港國度興報記提供

 

 5月23日,由香港豐收佈道團,以及香港國度轉化網絡主辦的「2020香港城市轉化會議」透過網上會議舉行,艾德•史福索(Ed Silvoso)牧師分享了使徒行傳中外邦教會如何得著福音,以及回頭祝福耶路撒冷教會,宣告香港是中國的「安提阿」,成為連接東方與西方的橋樑。
招聚又分散
 史福索首先分享,聖經的記載非常貫徹始終,每一次教會遇到逼迫、飢荒和戰爭等,就會大大增長。仇敵是這一切事背後的主腦,牠想利用這些苦難去擊打教會,但神使用這一切為了一個好的目的。回想中國過去的歷史,教會受到逼迫,牧者被關進監牢,仇敵是想毀滅中國的教會,但這並沒有發生,反而教會不斷增長。為什麼?因為神採取了兩個行動:首先祂招聚教會,容許教會壯大,然後祂使教會分散,通常利用逼迫、疾病和飢荒等使之發生。史福索強調,作為香港教會,明白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史福索以五旬節領受聖靈為例子,神在馬可樓招聚門徒,堅固他們,然後使他們離開大樓,以致聖靈可以使教會誕生。彼得和腓力前往撒瑪利亞,結果福音在那裡廣傳,甚至比耶路撒冷更興旺,然後逼迫就來了,他們又被分散,其中一些人去了安提阿。安提阿是外邦人的城市,結果福音從此臨到外邦人。
 然後聖靈又讓巴拿巴和保羅分散,保羅前往中亞地區傳講福音,但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會堂,直到使徒行傳十九章,保羅離開會堂,到推喇奴學房傳講福音。推喇奴學房因為保羅,就成為了職場的Ekklesia,使過去不能進入會堂的外邦人都能聽到福音。在此後的兩年裡,一切住在亞細亞的人都聽見主的道。從此以後,保羅不再在會堂講道,而是在職場建立教會。
 史福索指出,這也是我們今日身處的環境,神在全球好像做了一個重新設定(reset)。在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疾病可以同一時間如此影響全球。神利用各國政府官員,發出那些隔離和停止的命令。史福索向香港發出宣告:「香港要聽主的聲音:你是中國的『安提阿』,你的家要成為Ekklesia。我會接管你的生命,更新你的心思,我會告訴你我在父神右邊所作的禱告,你也能如此禱告,凡你所求的,天上的父都會成就。」
從死亡的靈中得釋放
 史福索又談及「死亡的靈」對人的轄制。希伯來書二章說,耶穌敗壞了本來掌死權的魔鬼,祂透過受死去到陰間最深處,而且拿走了陰間門的鑰匙。啟示錄十二章又說,我們勝過那惡者是靠羔羊的寶血,以及自己所見證的道,使我們以致於死也不怕遭害。然而今日仇敵一直利用人對死亡的恐懼。「我不知道我們中間是否會有人因為冠狀病毒而死亡,但就算我們死,也是帶著得勝而死,沒有恐懼。雖然我們肉身不在世上,卻是與主同在。」
 正如但以理書3章17節中,但以理3個朋友對尼布甲尼撒王所說的:「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中救出。」我們要相信,神有能力救我們出來,不是說神會這麼做,而是相信祂能夠。「祂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我們不知道冠狀病毒何時會停止,但我們卻知道神能釋放我們,使我們不會恐懼死亡。當我們從死亡的恐懼中釋放,我們就打敗魔鬼。史福索為香港禱告,去敵擋一切死亡的靈,奉耶穌的名吩咐我們出來,我們是自由的,不再受恐懼的靈影響。
東西方的橋樑
 史福索又指出,香港是東方和西方中間的連繫和橋樑,香港人接受西方的教育,但所接受的文化卻是東方的文化。中國有很多豐富可以拿出來,同樣,西方有很多豐富可以拿出來,仇敵要分裂東西之間的聯合。在使徒行傳時代,當飢荒臨到猶大時,當時安提阿的教會是被耶路撒冷的教會鄙視的,但是他們卻決定要祝福在猶大地的教會。他們向福音從耶路撒冷去到安提阿所經過的每個地方,都收取了奉獻。保羅和巴拿巴收集了這些奉獻,不但幫助了猶大地的教會,還有那地方的很多人。此後,安提阿教會得到耶路撒冷教會的尊重。而這件事也為使徒行傳十五章的耶路撒冷會議訂立了根基,將福音的門打開,去到外邦人中間。而且在政府中也出現了改變,希律王失去了他的權位,教會不再受逼迫。
 史福索指出,當初西方將福音傳給香港,使她被提升成為東方和西方和好的關鍵。香港是累積了好多企業家和財富的地方,但香港需要認領中國和西方。「香港的Ekklesia要起來,神現在就要將恩膏給你們,成為中國的祝福。不要想中國是大的,你是小的,就好像大衛,雖然微小,但在神眼中卻是偉大的,而且也要成為西方的祝福,尤其是美國。」
 神會使用香港祝福中國和美國,以致帶來政權的改變,逼迫會停止。我們一直很擔心在很多國家中,政府會關閉很多教會。但現在這些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所有教會建築物都封鎖了,不但中國,還有美國、拉丁美洲都再沒有教會建築物開放,但是教會卻在各家興起。所以每個家成為Ekklesia是如此重要。「香港要領受生命樹的葉子,是為中國,也是為美國,而且在各處都會有教會興旺,教會本來就不是被關在建築物中,而是在職場和各處。」


閱讀 39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