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5
記者魏麒原連線報導
2021世界華宣大會》突破跨文化宣教的高牆 成為普世宣教「傳道的人」

戴繼宗牧師分享。擷取自YouTube直播

 「2021年全球華人宣教網路會議」於7月24日晚上邀請戴繼宗院長(中華福音神學院),以「21世紀普世宣教-願華人教會不要缺席」為題,勉勵世界各地華人教會弟兄姊妹,把握全球化人口流動帶來的「四散」突破,在教會所在地做跨文化宣教,戴院長還呼召有志參與跨文化宣教者獻身。

 

20210725WEI01

 

西班牙馬德里敬拜團。擷取自YouTube直播

 

20210725WEI02

林日峰牧師獻詩。擷取自YouTube直播

 

 從7月20日到24日一連5天的「2021年全球華人宣教網路會議」,今年主題是「21世紀華人教會:宣教路一起走」,邀請多位牧者同工分享信息、介紹事工,24日晚上邀戴繼宗院長分享信息,由林日峰牧師主持,除了西班牙馬德里敬拜團帶領敬拜讚美外,林日峰牧師獻還唱自己創作的〈十字架的路〉詩歌。
 戴繼宗院長認為,不能老是把「宣教」、「差傳」掛在嘴邊,更要帶出行動,實際去宣教。21世紀普世宣教一個重要的趨勢,就是從100多年前愛丁堡全球宣教大會所宣示的「從西方到萬方」的趨勢,轉變成「從各處到萬方」趨勢。
 思想他高祖父那一輩的宣教士,是什麼樣的力量及看見,讓他們願意把一生都奉獻給主,離開家鄉來到中國傳福音,「但願感動高祖父那一輩宣教師的靈,加倍感動我們。」
得著未得之民、未及之民
 100多年過去了,這些宣教士所建立的教會日漸成熟壯大,普世宣教的趨勢不再是「從西方到萬方」,21世紀原本是宣教工場的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教會投入跨文化宣教,差派出去的宣教士人數已超過西方差派的宣教士,轉變成「從各處到萬方」趨勢。他個人不贊成華人拿宣教最後一棒的說法,而是華人教會應參與在全球教會普世宣教運動裡面,特別是看到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印度教會宣教火熱的心,華人教會應跟普世教會一起走,完成主耶穌基督大使命託付。
 戴院長說,1974年洛桑會議幫助我們對宣教有清楚認識,得更多關注同一國家的不同族群,譬如中國除漢族外,還有55個少數民族,甚至同一少數民族還細分不同文化族群,目前全世界有7,000個族群被視為「未得之民」,也就是族群中基督徒福音派人數低於百分之2。其中更有3,000個族群「未及之民」,沒有任何教會、宣教師在這些族群傳福音,3,000個「未及之民」的族群有1,000個穆斯林族群,穆斯林是跨文化宣教最大的族群,也是普世宣教最大的挑戰。
 面對這些未得之民的「硬土」,這是跨文化宣教的挑戰。戴院長說,如同他高祖父戴德生來到中國入境隨俗,穿上清朝人衣服、留辮子,學華語,贏得中國人的信任。中國人的華語,就是在使徒行傳第二章所講的「鄉談」,使徒用他們的鄉談,傳講神的大能,得著主耶穌基督的福音。跨文化宣教學習當地的語言是重要的,鄉談是當地人的heart language,講鄉談容易有共鳴。
華人教會在跨文化宣教不可缺席
 戴院長引用使徒行傳11章19-26節經文,從安提阿教會的處境,反思跨文化宣教的景況。
 一、傳人的突破。在使徒行傳中,因著使徒司提反遭逼迫殉道,逼迫就帶出突破,四散的門徒們,開始傳揚主耶穌基督的福音,所以門徒們是「傳道的人」,而不是傳道人。在華人教會,總誤認為只有傳道人、宣教師才能傳福音,其實上帝雖沒呼召你成為傳道人,卻呼召我們每一個人作傳道的人。如同戴德生於1965年開始內地會,在英國就徵求24位靈巧宣教士跟他去中國宣教,這些人都未經大學傳道人裝備,但他們都是傳道的人,上帝把福音的火熱放在這些傳道的人身上。
 21世紀跨文化宣教的工作,越來越多的地方不容許傳統宣教師、傳道人傳福音,卻四處可見基督徒透過職場去到宣教工場,贏得信任,帶他們信主,培訓門徒,建立本地教會。戴院長有一次到菲律賓馬尼拉參加一場勞工聚會,這是菲律賓差派到東南亞、中東勞工的聚會,一位姊妹請他禱告,因為這位姊妹要去到沙烏地阿拉伯穆斯林家庭工作,住在穆斯林家庭裡面,未來可能向穆斯林主人傳揚主耶穌基督。
 二、四散的突破。因著交通便利、全球化帶來人口快速流動,跨國流動或跨國四散,也帶來跨文化宣教的契機,跨文化宣教不只可以到遠方宣教工場,宣教對象也被神無形的手,帶到我們身邊。所在地的教會要認清楚,宣教不再是遠方,而是就在我們家門口,在教會所在地就能做跨文化宣教。
 「宣教工場的遠近考驗我們對宣教工作的真誠!戴牧師說,若我們沒有關心教會所在地的日本人,怎可能還有傳福音熱情和負擔,搭飛機到日本宣教。因此可以在教會所在地,學日語,跟日本人建立關係。譬如,過去幾年內地會陪伴肯亞教會弟兄姊妹學中文,因為上帝把中國人帶到肯亞,肯亞教會學會中文,就可以在當地做跨文化宣教工作。
 三、種族的突破。
因司提反遭逼迫殉道,四散的門徒們走到腓尼基和塞浦路斯,並安提阿,只向猶太人傳福音,內中的塞浦路斯和古利奈人到了安提阿,也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徒11:19-20),也就是門徒們不只向猶太人傳福音,也向希臘人傳福音,所以安阿提教會就在本地做跨文化宣教。
 30多年的服事,戴院長說,華人教會基於種族,向同文化背景的華人傳福音無可厚非,但不能只向華人傳福音,因著有形無形築起一道看不見的玻璃牆,限制了跨文化的宣教。尤其在歐洲、美國、世界各地的華人教會在當地社會其實不太有影響力,神把華人教會放在非華人社會,難道只是要把福音傳給骨肉至親嗎?不也是要把福音傳給當地居民。譬如北美、英國、歐洲、澳洲、紐西蘭華人教會已設有英文部或當地語言崇拜,服事下一代,下一代也成為幫助華人走出看不見的玻璃牆的橋樑,進入生活的城市,向社區其他種族宣教。過去一百多年接受西方宣教士傳福音的恩典,我們華人教會有個福音的債要還,鼓勵大家走出舒適圈,回應上帝對於跨文化普世宣教的呼召。
 2015年戴院長跟家人參訪高祖父戴德生在英國的家鄉
Barnsley,當地一位老牧師對他說,150多年前,Barnsley差派Barnsley之子(指戴德生)去到中國宣教,何時中國的華人教會會把福音,藉由華人之子傳回Barnsley。戴院長有感而發說,歐洲、美國、各國基督信仰式微,需要福音,相信21世紀華人教會要償還福音的債,差派更多的華人之子,把福音傳回歐美各國。


閱讀 28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