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3
潘榮隆牧師

  耶穌,是最偉大的醫生。
新約記載耶穌的事蹟裡,「醫治」佔了很大篇幅。要把耶穌醫治的模式與秘訣化約成簡單的公式,著實困難。這印證了,神隨已意行做萬事(弗一11)、祂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祂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賽五十五9)。但即使如此,耶穌醫治神蹟裡,還是有個共通性-神樂意醫治人,因為耶穌的名字是「祂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得醫治。」(太一21;原文「救」有「醫治」之意。)
 一日,我在預備講章,心中有個深深感動-主願意在這主日施行醫治。對於從事醫治事工者來說,我興奮好奇,誰會得醫治、如何得醫治?我也惶恐萬分-這樣的領受若只是我個人誤解,豈不顏面盡失、信用破產。但萬一它來自聖靈,我能承受銷滅感動的罪名嗎?(帖前五9)
 主日,我在講台上小心翼翼地依著感動,作了耶穌要行醫治的宣告。
 我很想知道是哪位幸運兒,便掃瞄整個會堂,希望得到印證。我看到左前方有一對新來的夫婦,他們是本地研究單位小主管,夫妻恩愛、為人欣羡,不幸太太被診斷出罹患末期癌症。我多次私下探訪他們,也為他們禱告。他們受過高等教育,十分頑拒。但今天出現在會場,我想,就是她了。
 我向他們示出關懷的微笑,他們面部表情仍顯出鬱抑、疑惑。我的信心受到影響。
 「不,」我的心頭一震,幾乎可以聽到這聲音,「他們拒絕我。」
 我的心一沉,亂了腳步;那天講道內容不復記憶,只覺得胡扯一通。雖然最後司會鼓勵大家把榮耀歸於主,全埸還是熱烈鼓掌哩。
 當場,不見有人反應得醫治。不久,我得知那女士離開人間。
 有很長一陣子,我的信心盡失,懷疑自己的領受,甚至有被騙的感覺,私下向神抱怨連連。我失去笑容、言語變得寡少、行為舉止怪異、台上講道少了過去特有的力道;會友們都感覺到。我痛苦萬分。
 半年後一個主日,我如往昔上台證道,行禮如儀、虛應故事,自己都有點厭惡自己呢。講完道,還剩下落落長的時間,不知如何下台,就隨口說,開放給弟兄姊妹作見證。
 又是一陣沉寂,我也十分尷尬─今天真是糟糕透頂,我心想。
 突然,後排有位姊妹趨前;我認得,是那對夫婦的同事。
 「半年前,牧師在台上宣告神要施行醫治時,我心中有一個深切的渴望與吶喊,『主啊!我要!求祢醫治我。』立時,不知何故,腹部一陣灼熱難奈,久久才散去。我嚇得不敢吭聲,也不敢想像。但我知道,神的醫治臨到我了。我不敢跟人提起,直到一個月前心中忐忑,才去作複檢,我腹部的腫瘤居然不見了,連醫生也感到不可思議。我一直閉口不提,剛才聖靈責備我,我才敢上台作見證。請牧師原諒我。」
 驀地,台下一陣歡呼「哈利路亞」,而我倆在台上已成淚人。
 耶穌是信實、有憐憫、有能力的主,祂的名字是「醫治」。


閱讀 2250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