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4
潘榮隆牧師

    服事,總是高潮迭起,卻不免有低谷迴盪期。我的醫治釋放服事,便常如此。
 嚴格說起來,H媽是少數很幸運的婦人,年過甲子,她的風韻猶讓人想像當年被人捧在手心上的絕倫嬌艶。她出身富家,先生俊美溫文有禮、事業有成,愛她寵她更不在話下,兒女教養好、有美好工作,又極孝順,如果這不叫「幸福」,人間就沒有「幸福」兩字了。但是她依舊不快樂、經常抱怨;信了主後,還是三不五時抱怨,還是不快樂。
 不快樂,往往是癌症的候選人。H媽就中鏢了。
 身為H媽的好友,我當然萬分不捨,經常為她禱告、激勵她。
 「我想,神一定不要我了。」她說,皺起眉頭來,有林黛玉的憂鬱。
 我用盡好話,還是沒能舒展她深鎖的眉宇,她的病情逐漸惡化,最後住進了癌症專科末期病房。她的家人環侍周圍,有的甚至請了長假,只為陪伴在她的身側。她依舊抑鬱、嬌縱,她的女兒說。而我時常惦記她。
 有一天,我心中有一個莫名的感動,想到醫院探視她。依我的習慣,我為她禁食、禱告、預備心,並向神求一個印證。
 聖靈用詩篇六十一篇6節,「要加添王的壽數。」很清楚告訴我,而且給了我一個數字。
 看著她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用微弱的意識向我打招呼,我心中有說不出的疼惜與不捨。我依照雅各書五章的吩咐,為她抹油、禱告後,便不知從哪來的力量,大膽宣告:「主必加添你十年的壽數。」之後,我帶著忐忑的心離去-這樣的預言若不應驗,今後在眾人面前我就不用混了。
 沒想到,第二天她竟好端端的坐了起來,自行下床,盥洗清潔後,又重現昔日的健康與風釆。她的醫師不敢相信,嘖嘖稱奇。不久,她就出了院;她的見證震撼眾友。當然,我的興奮與喜悅自不在話下。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們在亢奮中,享受這見證的甜美。
 癒後,她還是對生活、兒女,甚至老公,抱怨連連,她依舊不快樂,雖然我總是提醒她數算生活中美滿的、值得感恩的一面。
 如此,約過了數年,在不預期中,舊病復發,她就匆匆的辭世,離開了我們。
 她的驟逝給了我莫大的撞擊-我的預言只應驗一半,雖然她的家人一再表達謝意,主已給了她額外的生命,而我卻羞愧到無法見人。甚至於,我對醫治釋放事工心灰意懶;我終日惶惶,頻頻抬頭無語問天。
 當我意志十分消沉時,一日突然有個聲音很清楚的告訴我:你所祈求的醫治早已應驗,主也願意給她十年的壽數,但她缺了求生的樂趣,活在抱怨中,不單自己不愉快,也造成別人困擾,只有在主懷裡,她的生命才能得釋放啊-主成全了她的願望。 那一夜,我痛哭流涕。
 詩篇六十一篇是這樣應許的,她已永遠坐在神面前。


閱讀 297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