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4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二 : 三分鐘見證

 

「你給我三分鐘,我給你一生。」
 我們教會訓練每位會友要能作三分鐘的個人見證。效果蠻好的。
 其實,三分鐘的見證還是太長-雖然,我們的見證三天三夜,甚至一生也講不完,更不用說主的故事,就是整個世界也裝不下啊(約廿一25)。
 2014年諾貝爾化學獎三位得主,其中兩位是兼有以色列籍的美國學者。當時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與有榮焉,親自去電道賀。
 「您的研究我實在不了解,」納坦雅胡謙虛的說,「但必定極其傑出高深。」
 「總理大人,」電話那端的麥可•利未教授說,「請給我兩分鐘介紹。」
 二分鐘後,納坦雅胡大為驚嘆;一個諾貝爾獎精妙複雜的工作,居然可以在兩分鐘內說明清楚,連他這個外行人都能聽懂,而對該領域心生敬畏。
 「以後,我將要求我的閣員,兩分鐘內報告完畢他們的工作。」
 納坦雅胡以此改進內閣效率。而後,他在極艱難中,嬴得了連任。
 當年,我在台灣唸書時,知道聖經記載,神看光是好的,「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一3)大受感動,決定潛心於光與生物的研究-光合作用。上生化課時,任課老師介紹光和葉綠素作用,我覺得很有趣;下課後,我興沖沖的上前,進一步請教老師,這事件初始反應如何發生。
 「你修過量子力學嗎?」老師反問我。
 驀地,我覺得臉上一陣紅熱。我連這個名詞都很陌生,感到慚愧。我默然搖搖頭。
 「你連量子力學都沒修過,」老師很跩的說,「我怎麼告訴你呢?」
 頓時,我對這位留美教授升起崇拜的心,對量子力學這門課凜然敬畏。下個學期一開始,就搶著修這門課,為了解光和生物作用,為認識神的奧秘。
 多年後,我來到美國偉恩大學攻讀碩士,跟從大師伊澤‧清吉研究光合作用。有一日,我問他同樣問題。
 「物質吸收光能,會由基態變為激態;當它回復到基態時,能量可轉為其它化學能,促發所有生物化學反應。」伊澤教授和藹耐性的用二句話闡明了聖經中為何神看光是好的。
 突然,我臉上又是一陣紅熱,卻有說不出的痛-我被當年的偶像教師唬弄了。
 真理原來是可以用淺白的話兩三句就表達出來,不需以神秘、艱澀的大道理作搪塞。耶穌的偉大、能力,固然可以用深奧的神學來論述,而個人活生生的案例不更是最好的明證嗎?個人見證只需「使用前」、「使用後」(科學研究上所謂的「對照組」與「實驗組」),再加上結論「耶穌愛我,耶穌也愛你」,三分鐘的見證足足有餘了。
 我要我的會友們,人人預備一篇三分鐘見證,七百字以內的文字稿,放上自己的照片及教會地址、聚會時間,有不少人便循此而來。我看到許多意想不到,因三分鐘見證而生的神蹟。
 下次當我們遇到未信者時,請大膽的向他說:「你給我三分鐘,我給你一生。」


閱讀 224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