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5
潘榮隆牧師


「我去醫治他。」耶穌回答那位羅馬百夫長。(太八7)
 這句話橫跨了兩千多年,到如今依舊深深震撼著我的心,驅動我從事醫治事工。
 馬太在福音書中沒有告訴我們太多,只花了兩節經文,暗示說耶穌的心被觸動了,要立刻採取行動,預備移尊就駕,親自去醫治這位可憐的、「害癱瘓病、躺在家裡、甚是疼苦」的百夫長之僕人(太八6)。我相信這裡藏著啟動主醫治的預備事工。
 身為猶太人,這福音書的作者馬太,一定是百感交集,心中頗不是滋味。耶穌竟然稱讚猶太人所瞧不起的外邦人,而且又是殖民主、侵略者的羅馬軍官啊-「我實在告訴你們,這麼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沒有遇見過。」耶穌很希奇這羅馬軍官,就對跟從的人說(太八10)。讓我們看馬太是如何的理解這一段醫治事工的啟動(Initiative)。
 耶穌選擇了主動「進」(Eiserchomai;Enter into)迦百農(參太八5),這「進」字說明了耶穌對這塊地土(迦百農)的用心和認同,猶如祂的道成肉身來到這世界。而百夫長也「進」(Proserchomai)前來求耶穌醫治他的僕人。兩個人都「進」前來(Erchomai),一個前頭有Eis-(Into;有「認同」的意思)、一個前面加個Pros-;Proserchomai,不只是進前、靠近、拜訪之意,它更可翻譯成「Worship敬拜讚美」、「Assent同意、贊成」。百夫長看到猶太人沒有看到的地方,他認同了耶穌對這塊地土與人民的認同(道成肉身),他也以敬拜讚美上帝的心來到耶穌面前。當然,他對以色列人(神選民)的愛(參路七1-10)、對受苦者(僕人)的憐憫,耶穌也看到了。這些都是醫治事工的開始。
 不只如此,這百夫長更能體認出苦難的意義、與苦難的超越。他說,「主啊、我的僕人…甚是疼苦!」-「疼(Basanizo)」是痛苦、折騰、折磨之意,也是一塊「試金石」(Touch-stone;一種熬煉、檢驗金銀的石頭)。他知道這僕人「癱瘓、躺在家裡」對僕人和百夫長(甚至周遭的以色列百姓,參路七1-4)是種苦難、痛苦、折磨,卻一定不是白白受苦,它是一種化了妝的祝福,是熬煉人信心的試金石,一門寶貴的功課-這僕人是「百夫長所寶貴的」(路七2)。更重要的,百夫長知道(認同)耶穌是所有苦難的答案,他便來到了耶穌的面前以敬拜讚美的心祈求。
 耶穌的心被這可愛可敬(註:太八7,耶穌「希奇」這百夫長,「希奇」原意有敬佩Admire之意),被以色列人藐視之外邦侵略者的百夫長觸動了,祂要立刻行動,準備御駕親征去醫治這可憐的僕人-耶穌說出了人間最偉大的一句話,「我去醫治他!」(醫治有「救贖」之意)。
 面對一個價值殘破的社會,它是病了;我們周遭也有諸多身纏惡疾的百姓。救贖與醫治的事工,是神兒女不可逃避的使命。我們需有百夫長深度的屬靈認識,把需要的人帶到主面前,也需要有耶穌道成肉身的憐憫心,向這世界、向需要的人大聲說:
 「我去醫治他!」


閱讀 233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