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2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二五:神僕人─為父的


 甘保羅(Paul Cain),是神在上世紀美國興起最重要的先知、神國將領。
 他於2019年2月歸返天家,象徵著一個現代舊先知世代的落幕。
 這位備受爭議的先知,鮮明的告訴我們:先知,就是一個神的僕「人」─凡是人,就會犯錯。甘保羅在品德上有過離譜的犯規,以致即使已經蓋棺了一個月,還是有人搶著要為主彰顯公義,仍在批判他,也連累了幾位近代有名的,作為他屬靈兒子、朋友、晚輩、極力愛護他的靈恩派領袖。甘保羅特殊的、令人驚奇連連的先知事奉,告訴了我們,如同尼哥底母所說的,他是由神那裡來作師傅的,因為他所行的神蹟,若沒有神同在,無人能行(約三2)。
 不只「作師傅」,甘保羅更是「為父的」(雅三1;林前四15)─先知,乃至任何有恩賜、有職事的神僕人,都應該是「為父的」;顛沛必如是、造次必如是!(《論語》里仁篇)
 有一次,溫約翰(John Wimber)邀請甘保羅和傑克‧迪爾(Jack Deere)參加一場特會。甘保羅講道一向並不挺好,那晚的確如此;但他仍在特會上,發了很精采的甘式預言。然而,籌辦特會的主辦人十分不滿意,並在特會進行中憤然離席、挑釁的表示:「我不懂,為什麼溫約翰允許一個過氣的五旬節派糟老頭在這兒講道!」
 溫約翰就安排甘保羅、傑克‧迪爾和這位弟兄,一起談談。開始時,這位主辦人滴咕了20多分鐘,連珠炮式批判、詆毀甘保羅。說完後,他霸氣的挑釁甘保羅:「現在,你有什麼好說的?」「我是有話要說,」甘保羅一如往常,溫文儒雅的說,「您若不介意,我希望私下和你談談。」
 他們兩位就到後面小房間裡。溫約翰微微一笑,似乎已知道將發生什麼事的,臉上表情好像寫著「這傢伙馬上就會知道什麼叫真先知,絕對會讓他嚇壞。」
 30分鐘後,他們兩位出來了。那位主辦人舉止態度完全變了一個樣子,他憤怒的表情像洩了氣的球,反倒看起來很釋放並且充滿感恩,連連表示整個狀況因他的無知,才看起來好像一團糟,其實也沒有那麼嚴重、沒有什麼不能補救的、事情都會過去等等。然後,他緊緊抱住甘保羅,感激流涕,久久不放。
 原來,甘保羅看見這位領袖生命裡極深的罪;在靈裡,他知道這是該弟兄悔改、掙脫捆綁、得釋放的時刻了。甘保羅同時也看見這孩子處境岌岌可危,別人可輕而易舉揭發他,以致他餘生將無法再繼續服事主了;這事工不但是他多年來的渴望、是他起初的愛、以滿懷信心親手建立的,也能帶給許多人、眾教會祝福。但甘保羅不但沒有因他無禮的人身攻擊,憤而迎戰舉發他、宣告神在他身上的審判,反而溫柔的帶他到後面私房裡,以為父的心,領他悔改、為他醫治釋放。
 這就是,為父的先知、牧者、神僕人!
 很多人看到甘保羅的墮落、失德,而極力批判他;但,他畢竟是神所興起,給那一代教會的禮物:因神在他身上置放了一顆為父的心─先知、牧者、神僕人的本質。


閱讀 1221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