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04
國度復興報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二九一:別急,神掌權

圖:Psycholabs / flickr

午後,一位學生氣急敗壞地走進我的辦公室。
「這個制度太糟糕了,」他憤憤地說,「一定要廢掉。」
看著他年輕單純的心,急公好義,彷彿當年自己耳紅脖子粗的樣子,我深深可以理解他的不滿,卻也有點不捨,不知他會否惹出甚麼禍來呢。


◎潘榮隆牧師
 午後,一位學生氣急敗壞地走進我的辦公室。
 「這個制度太糟糕了,」他憤憤地說,「一定要廢掉。」
 看著他年輕單純的心,急公好義,彷彿當年自己耳紅脖子粗的樣子,我深深可以理解他的不滿,卻也有點不捨,不知他會否惹出甚麼禍來呢。
 「別急,神掌權。」我引用了當年團契裡一位大哥哥給我的勸慰,「總有一天,神會藉著你,把它消彌的。」。
 當時因為這位大哥哥的疏導,我收斂了年少的狂飆盛氣,對於社會裡的不平,能比較平心靜氣地看待、分析與判斷,而默默地轉為專心在自己的學業上;及至後來有機會留洋深造、為了愛靈魂、還福音的債,才來到這個學校作育英才。
 受過美式自由、民主、人權的教育,初來這個單位,我十分的不適應,有很長一段時間,過得很不愉快,甚至有時還懷疑過自己是否作錯了決定,在那個「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為何傻到選擇回來受這些傳統束縛的鳥氣呢?但想起那位大哥哥的箴言,我也就都忍了下來。
 不久,我升任研究所的所長。有一日,「人二」(註,當年公家機關人事處,負責保防、思想的第二室)的專員,要我填一張表,為新聘教師作保,保證他不是匪諜。
 這是一個行之已久、被人深惡痛絕的制度,我實在無法忍受,便決心為這個單位做一件事─把它廢掉。
 經過一番掙扎與禱告,我拿著表格去敲校長的辦公室大門。
 「我不認識這個人,我無法作保。聖經也教導我們,不能為人作保。」我理直氣壯地說,「如果校長認為這個人才是本校需要的,那就由您校長作保囉。」
 「我也不滿意這個制度,」校長低頭看著表格,沉思久久,終於抬起頭來說,「我也希望將它廢掉。但身為校長不宜自行提出這個案子。你既然提出這個議案,我們就教授治校,在適當的會議裡做表決。」
 幾個月後,在人二科員鐵青的臉下,我們的單位終於廢掉了這個作保的規定,在那個白色恐怖的年代,默默地享受了一點人性的尊嚴─沒有非理性的衝撞與流血,只因屬靈前輩們教導我相信,神掌權。
 看著這學生似乎理解的表情,我知道,有一日這個令他不滿的制度,會在他的手中,順利的改進、解決。
 我有信心,因為神掌權。

閱讀 492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