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3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二八:我的第一桶金


  人生第一桶金,多麼令人欣喜。我人生的第一桶金,讓我感恩一世,雖然它只維持三天。
 那年,我大學畢業,開始找工作,卻四處碰壁,我如喪家之犬,面對茫茫前途,惶惶然不知所終、沮喪萬分。我決心順應自己曾抗拒多年的潮流「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當時去美國留學,彷彿是我人生唯一出路了。
 接著我奮力一搏,通過留學考(那時,政府嚴格管控出國留學品質,須要考試哩),以極高分數獲「托福」、GRE成績;終於,我幸運地得到偉恩州立大學的助理獎學金。但離可以出國還有一道關卡:一紙「財力證明」。可是,我家當時家道衰微,生活艱困,三餐難以為繼,何況出國留學是多麼昂貴奢侈,哪來餘款證明財力呢!
 W是我高中永遠的班長;功課好、是高帥的美男子,最重要的,他熱心公益,幾乎沒有同學不受過他照顧,他連續三年被推舉為班長,是我心目中的表率。我也常跟他學習怎樣關懷朋友:在大學時,我就自告奮勇,免費當他弟弟的家教(雖然那時,我真的窮乏度日,急需一筆家教收入啊)。
 當他知道我的困境。「沒問題,讓我想辦法。」他滿有信心地說。他真的是我大哥;雖然在潘家,我是長子。
 不久,他要了我身分證、幫我刻了一顆印章。幾天後,他拿了一本百萬元存摺(當時的百萬,相當於現時千萬元以上)、銀行存款英文證明書,加上一封英文財力保證信,上面說,願意支助我在美國的一切生活費用、署名王伯伯(某家銀行總經理)。
 驀地,我掉下眼淚來,緊緊抱住他,久久不知語從何啟。
 三天後,我拿到了美國簽證,立刻直奔王家,把存摺恭敬的還給W。於是,我順利地到了美國,直到修完博士學位。如果不是W的兄弟之誼、細心照料,和王伯伯的信任與愛心,我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
 二十年之後,我帶著內人、兩個小孩,重回美國一年。途經洛杉磯,我們特別專程去感謝W與王伯伯。W英風不減,是當地一家台資銀行總負責人,為眾望所歸的僑領,樂以照顧各路華人,而王伯伯依舊溫文儒雅,只是體力漸衰、步行惟艱。我們全家向王伯伯報告過往、現今教會服事並感恩致敬,王伯伯一直點頭,「我知道,您們會是個愛主、愛人的好牧者。」他用微弱的聲音說,「那一桶金的利息,會永遠在人間。」
 臨別時,王伯伯說,「我們在天上見。」頓時,我的心糾結、喉嚨哽塞,無法再多言語,只有頻頻回頭、揮手,不忍離去,直到車子駛走,我淚如雨下,眼前一片模糊。W是我大哥,王伯伯也待我如子啊。他們都是敬虔的基督徒、神的好孩子。他們愛人不求回報,正如耶穌為世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一樣;他們相信借貸給人,就像借貸給耶和華(箴十九17),終有豐盛回報於世、不必為己。
 我曾經擁有過第一桶金,它的價值遠遠超過世俗的價目。
 一桶金,一世情;它的利息永遠在人間。
 (永遠懷念王伯伯)


閱讀 75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