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1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三二:守誠信

 

 一個甫當選地方父母官,是否該趁潮風之便、更上層樓,直探峰位,服務更多人群,總是政治工作者經常面臨的挑戰。
 幸虧我只是個小人物,不需要面對這樣令人煎熬的掙扎。當然,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試探啊。
 那一年,我在底特律偉恩州立大學完成了碩士學位,我的指導教授希望我留下來,繼續博士學位的訓練。
 「我是個外籍留學生,」我理直氣壯的說,「希望能多認識美國。」我想到其他學校看看。
 話畢,我看著曾經兩年傾全力訓練我的指導教授,屈瘻著背、不語,緩緩地離去,我心中著實不忍,我居然為一個遠大的理由,違逆一位這領域大師對我的期望,傷了他一片好心。我知道我做了一件終身讓我愧疚的錯事,哪怕將來我的願望實現了,我午夜總會夢迴這背影,而懊惱自己對人情世故的冷酷、師生恩情的無知。
 旋即,我得到俄亥俄州立大學(OSU)生化系提供的博士班獎學金。這學校其實是我的第二志願,但因為第一志願學校遲遲未發入學許可證,作為一個僅靠獎學金過活的留學生,需要一個安全感,我只得當機立斷,在電話上先答應了去OSU。沒想到,不到24小時,那學校竟然也來電話,說可以提供全額獎學金,希望我到該校就讀。突然間,我的腦筋一片空白,只能嚅嚅應答,明天給他們答覆。
 我和實驗室美國同學,就此討論,他們告訴我,應該照我的理想去該校,「OSU會理解的。」他們都給我一致的建議。只有我的指導教授說,科學家應該信守承諾;我的良心忐忑不安。我自詡是個科學研究者(雖然還只是個研究生),我也是個基督徒,更應該注重誠信(Integrity),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啊。我已傷害過我的指導教授,我不能再傷害人、失信於承諾,哪怕我人還未到OSU呢。我當晚徹夜輾轉難眠;第二天,我只得忍痛,向該校表明心意原委。我則留著眼淚到OSU報到,把自己的委屈留在心裡、獨自向神抱怨「其實我是很不爽的,如果不是為祢名的緣故。」
 開學後,我就忙著課業與研究;我逐漸領受到,OSU在我的研究領域內,還是全美排名前五名,強差人意呢,但對於外籍留學生特別照顧,充滿人性、人情,非常適合我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學生。最重要的,我在那裡更認識主,還發現了一位上一輩中國留學生學長—上世紀中國最偉大的神僕人宋尚節博士,居然是我們的系友哩。他在OSU校園基督徒圈子中影響巨大至今,許多OSU基督徒校友深受他愛主的感動,無不在拿到學位後,束裝返國,在中國效法他、盡力廣傳福音—這是OSU中國留學生的傳統啊。多年後,我也踏著他們的步塵,回到台灣做個校園福音工作者,享受著在自己地土上服事主的喜樂和親情。我不再後悔去遷就第二志願。凡為了主的名守住誠信,主必報以更大的恩典呢。
 主耶穌,是守誠信的真神。


閱讀 71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