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9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三九:美麗的工作


    美麗的空服小姐,走出機艙,上街頭為爭取更好的待遇,罷工。
 那年,我到美國留學,初聞自由新鮮空氣,對於在這個自由民主龍頭國家上演的社會運動,充滿好奇與興奮,也就初生之犢不畏虎,有機會就去湊一腳,甚至還曾遠到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為中華民國前途,搖旗吶喊呢。我沾沾自喜,自詡為公義的自由派知識分子。
 有一次,我就讀的學校助教們,為了要調高薪資而在校園罷工、示威。這關係到我的權益(只有好處啊),又是合法申請的,我何樂而不為,豈不躍躍欲試,想同去擺陣呢。
 我看著窗外廣場助教們的吶喊,實在心動,便請示我的指導教授,我是否也可以請假去加入?
 伊澤‧清吉教授出身日本東京帝大化學系博士,二戰時傷了一隻右眼,戰後在瘡痍滿目的日本就業困難,便毅然奔赴美國,從此定居;之後,在學術上他闖出名氣,自成一家,備受敬重。他常常私底下對我這個,也是他唯一一個,東方來的學生,提說,如果不是日裔,他可以更早升等教授、得到更多經費與學生、更有利的發展。言下之意,他有在美國受到不平等待遇之憾。所以,我認為他一定同意我去為自己,爭取更多權益。
 當時,白種美國人任助教,薪資是我(來自非英語系國家者)的2倍,來自英語系國家非美國人的薪資也為我的1.5倍;而非美國籍的學生,還要繳付州外學費(Out-off-state tuition fee)是州內學費(In-state tuition fee)的2-3倍,可以說收入少、花費多,只因為我是台灣來的留學生,非常不公平。我自認師出有名,此時不去示威、撈他一把,更待何時。
 「這是你的權益,」伊澤教授用他僅存的一隻眼睛,很嚴肅的看著我說,「你可以選擇做一個社會運動者,也可以選擇做一個嚴謹自律的科學家。」
 來到這個學校報到時,我已簽下同意書,出於自願,就不該反悔。這是誠信(Integrity),他說。我只能怪自己沒有做好「家庭作業」(Homework),不知情況就簽下賣身契,但我仍有義務完成自己的承諾,直到期滿、換約,再求爭取議價或離去。社會運動者經常撕毀合同、不認帳,但科學家最注重誠信;誠信是科學家的第二生命。
 我們師徒兩人站在窗口默默地看著外面廣場的鬧哄與喧嘩,我知道,伊澤教授對於我這個同是東方人的學生,有說不盡的疼愛與期望。那種愛,讓我深深感恩,也激勵我在科學研究上的努力與奮鬥;我後來在學術上的任何收穫,都可以溯源到伊澤教授當年的教導。
 我非常感謝上帝,在我早年求學過程,給了我一位偉大的學者,用他的生命訓誨我。也讓我後來在信了主時,能更深刻理解上帝如何與我們立了永恆的約(Covenant);縱使人會背約,神從不改變。
 與神立約:服事祂、服事這個世代,竟成了我一生裡,最美麗的事工。


閱讀 12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