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3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四一:老師的「初戀」


 約了老師出來吃飯,師母竟然沒陪同出席。我悵然。
 「師母拒絕與我一起出來。」老師很尷尬的說,「她還在生我氣。」
 我感到很意外。老師出身備受敬重的名門,一生從事中文教學,一向溫文有禮,何竟惹了師母生氣。師母一向疼愛學生,怎會不與老師一起接受我這當學生的邀請呢,我茫然。
 「她生我『初戀』的氣。」老師不好意思的說,雙頰暈紅。
 那年,老師剛從東大畢業,在一間高中出任國文教師。班上有位女同學,是當地望族之女,竟然宣稱愛上了他,吵著非要嫁給老師不可。她才高二,長得十分仙氣,課業優異、知書達禮、乖巧貼心,家族裡人人把她捧在手心上疼愛,居然在上了一學年國文課,便瘋狂愛上老師,說是遇見真命天子,非君不嫁。當家長的一狀告到學校,老師卻仍摸不著頭腦,不知到底發生何事。還好,他原先就申請回故鄉任教,學期一結束,便離開風波之地。幾年之後,老師遇見師母,結縭至今。婚後一段時間,師母始得知有該事件,以為自己不是先生的初戀,耿耿於懷;從此出外拒絕與老師牽手同行。如今,兩老都已經八十多歲了,孩子也早就成家立業,師母還在生老師一甲子前往事之氣哩。
 「我真的不清楚當年發生了什麼事。」老師有點靦腆的說。「偶然得知那女生考上了大學,嫁了他人,移民到國外去,就沒有音訊。」老師覺得自己很清白、實在很冤枉啊。
 突然,我想起了瓊瑤第一部自傳小說《窗外》裡18歲高中生江雁容,和她轟轟烈烈愛上的國文老師康南,他們鬧了校園大革命,至終卻礙於傳統而忍痛分手。多年後,江雁容返校探訪康南,見他「滿頭花白、一臉鬍子、背脊傴僂、步履蹣跚,」不是從前她的康南,江雁容便傷懷而去。這齣冷凜的悲劇,直叫人感嘆,人世間情為何物,只是狂飆的少女情愫,已飄然遠去。
 為什麼這些少女們情竇初開剎那,是那麼狂奔難己?又為何對象大都是國文老師?甚至「房思琪們」還願以身相殉補教國文名師呢?我不禁仰天長問。
 看著老師一如往常在課堂裡細疏柔述,說著動人心魂、屬於他自己的故事,頓時,我發現一個令我倒抽口氣的關鍵,那就是話語的魔力:造物主用祂的「語言」(Word,中文翻譯為「道」)創造宇宙(創一),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有能力啊(路一37)。
 一個魅力教師極易在課堂上講述時,如詩般的把自己融入文脈所展現的圖畫意象中,學生們也不自禁入戲其間;於是,在那幻化裡,兩顆靈魂相遇、相意、相屬,一種情愫也就被點化而爆發,終不可收拾。
 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何聖經說到在變化山上,「但見耶穌,不見一人」(太十七8),那是生命教育最高的境界啊!也是一個演講者、教師或運用語言者,最偉大的藝術成就。
 語言,應該把人帶到神的面前,那是人類避免悲劇、聖化生命的唯一途徑。


閱讀 64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