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0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四五:職場屬靈典範


 身為基督徒教授,我時常會想起兩位學術界屬靈前輩,韓偉院長與翁景民弟兄。
 其實,我和他們並不熟識,只是在當代教會界,他們的名字響噹噹、如雷貫耳,是教會界眾人十分敬佩的弟兄。他們敢在那個年代,為主發聲,在普羅大眾面前作見證、傳福音。也因為他們的身分與地位,在學術界、社會知識份子間,有一定的正面影響力。我們這輩基督徒,尤其學術界裡的屬靈後輩,也身受其感召,總是奮力跟隨其後,大膽在校園裡傳福音、服事一代代青年學子。
 他們的人格、學識、信仰,在學術界裡的服務,在教會裡的服事,都堪稱第一流,帶領很多基督徒學者在校園裡前仆後繼、展現神永恆不變的愛。身為晚輩,唯一讓我困惑久久的是,為何他們在服務、服事最高峰,生命力最成熟、影響力最頂峰時,竟然都罹患惡疾,生命嘎然而逝,徒留後輩扼腕驚嘆、疼惜不捨,甚或傷感不已,而忙呼Why?尤其看到他們在病榻上忍著病痛,仍然向前來安慰者,以神的愛安慰他們,用存餘的力量向他們傳福音,我多麼不捨與疼惜啊。
 所以,每當我在《宇宙光、韓偉講座》撰寫專欄時,我都會想起韓院長留給當代人們的點點滴滴,在懷念中,發出天問。或者,每次我到陽明山墓園追思家族中已歸主懷者之時,都會獨自走向隔鄰翁長老墓碑前,憑弔沈思,而仰天難以釋懷。難道「天忌英年」是神的本質嗎?難道奪人所好也是神的屬性嗎?他們可是神在當代最忠心、最優質的僕人啊!但又何其短命,空留壯志未酬之憾啊!特別每當我想起,同是我們OSU化學/生化系的學長,宋尚節博士,也在43歲壯年、事工正鼎盛時,驟然而逝,我不禁像約伯一樣吶喊著,代他們要向神索取確切的答案。
 神需要給我一個理由嗎?
 那一晚,我獨步在清華校園,遠遠看到附近教堂上閃閃發亮、透著大紅色的十字架;這教會號稱台灣最多博士會友的地方。突然,一個清楚的聲音告訴我,「我33歲就被掛在這十字架上。」我何等的震驚。耶穌,曠世至偉的教師,祂在「壯志未酬」的英年時,就順服天父的旨意,甘心以無罪的生命、帶著無限的智慧,願意為所有罪人死在十字架上。祂還有很多事工要做啊!祂還有許多未竟的責任要盡啊!祂卻帶著信心說「成了」,把餘下的工作交給了下一代。
 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裏去。」(約十四12)如果在職場上表現一流,卻只能活過短暫的一生(真的,比正常平均壽命還短!),你還願意服熱心事主嗎?頓時,我熱淚盈眶。我願意帶著這樣的信心將自己擺上嗎?參孫最後一役,勝過先前所有的努力。那些偉大的職場祭司都是帶著這樣的信心走完生命最後一刻,他們相信有一天他們的死,會開枝散葉,造成巨大的屬靈海嘯,襲擊著後世承繼者。我們就是其中之一。
 這些職場屬靈前輩「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來十一38)


閱讀 24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