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3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四七:教會生活史策略


 桃李滿天下,是教師最大的榮耀。超級教會(Mega church,會友超過2千人以上之教會)是許多牧師一生的夢想。
 「族群生態學」(Population ecology)上,有個「生活史策略」(Life history strategy)學說,論到生物有兩種生活史,「機會主義生活史」(Opportunistic life history)和「平衡生活史」(Equilibrium life history),用以維持族群生命。前者,像螞蟻或蒲公英等,下了很多蛋或滿地飄浮種子,任其生長,使其子代得以存活於世;後者,像鯨魚、獅、虎或人,要花一段很長時間,才能培育一個下一代,例如:人要20歲才成年。這兩種生活史策略的生物,同時存在於世,可使這世界多采多姿、維持生態平衡。生態學家認為,二者沒有高下之分,各採各法,其樂融融。總之,生態的平衡,是讓生命依自己屬性,延續下去。
 教會,另一種生態圈,也是如此。有兩類教會生活史:超級教會vs.微型教會,超級教會較少,微型教會佔多數。這二者,都是教會存在於世的必然型態-神的揀選與牧者人格特質,決定其教會生命史,二者都很棒。
 身為教師,這一生,從我課堂出入過的,有上千位學生。每在最後一課堂,我總是請學生容許我為他們祝福禱告,並一一握手送別。看著他們即將踏入複雜社會、面對殘酷世界,我心中纏著些許淒楚,但猶存一絲期望。希望他們將來可以遇見另一位更偉大的教師-耶穌基督,一生伴隨、教導他們。但是,人口統計數字明白告訴我,台灣基督徒人數,目前只有6%,意即,我曾愛過、教導過的孩子,有94%將來不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我為此,常覺若有所失。桃李滿天下於我,竟成一種虛榮,純粹是機會主義生活史策略罷了!有時,我甚至因而厭惡自己的工作了。
 作為牧師,我也曾有過追求超級教會的夢想。有一晚,我竟然從有關這兩種生活史的惡夢中醒來,冷汗浸濕我的背脊:我發現自己其實沒有能力兼顧所有會友,盡管他們都信任我,但我只不過是一個機會主義生活史策略者而已。
 突然,我感到很羞愧。也從心底深處,渴望能作個平衡生活史策略者:我願意爾後多花時間,長年耐心培育下一代,哪怕數量會是那麼稀少。那一天,我也發覺,神所量給我的這間小教會,竟是多麼大的恩典呢。我不再恥於自己教會的卑微、人少;我願陪著他們成長,讓他們將來因而都如大海上的巨鯨、森林裡之猛獅,不愧為萬物中的靈長者。
 每種生活史策略都是有利的,生態學如此告訴我們:所有物種,各依自己的特質,進入個別的命定(Destiny),而不用去羨慕其他生物。同理,每一個人牧養教會的型態也會不同;但不管所牧養的教會大小,各安天分,都可以服事人、榮耀神。
 神只有一個獨生子,卻養出天下所有的神兒女。獨生子道成肉身,是平衡生活史策略、主願意萬人都得救,不願一人沉淪,是機會主義生活史策略。這兩個策略,都是神完美創造的奧祕。生態學早已如此印證之。


閱讀 281 次數
TOP